星岛日报

【芝麻糊】特朗普青史留英名

2021-01-23 11:00
特朗普离开白宫,孤独飞往马利兰空军基地。在空军基地转搭总统专机,返回佛罗里达家乡别墅。特朗普在空军基地告别光环,现场数百名支持者打气。最后公开演说,没有一字再提选举大规模舞弊,也没有再抨击拜登,反祝愿下届政府,在现有的政府打下的基础之上成功。唯一再强调的是中国病毒的名称,并语重心长,警告美国国民必须要小心再小心。特朗普这番讲话,精心计算,在历史上留下风度。

事实上生米煮成熟饭,特朗普团队无法提出选举系统性舞弊的证据,最高联邦法院不予受理。英雄末路,虽不至于楚霸王一样乌江自刎,以七千三百万票(后期他打灌水分不断称七千五百万)回到佛罗里达州,绝对有颜见江东父老。

特朗普这短短四年,将来历史上一定另有公正评价。历史学家不会理会一名政治家的私德:做商人时瞒过几多税、玩过几多女人、如何过桥抽板上位,一切毫无关系。历史学家只会评论这个人物当权当政时做过甚么,而且只看Full Picture。例如曾国藩,首先以汉人的血统为满州人做事,是一名汉奸。其次奉命屠灭发匪(又名「太平天国」)期间,极度残忍,敌方阵营,不分男女老幼,斩杀发匪俘虏无数,落得个「曾剃头」外号。第三不遵守基督教一夫一妻制,妻妾成群,亦即玩弄女性,是大男人主义者。曾国藩做的坏事,衰过特朗普一千倍,但中国人现在将曾文正公当做孔子之后的偶像。

历史学家对特朗普的定位,将来也是一样。这位狂人、奇人、伟人,不论一生玩过几多个女人,但胸襟宏大,迎难而上,境界接近圣人。

陶杰

芝麻糊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