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追击|雇主抢外佣 花两万七「得个桔」

2021-10-25 00:00
  (星岛日报报道)外籍家庭佣工供不应求,有双职父母在外佣到埗前,花掉二万七千元手续费、检疫酒店等杂费,外佣却「扭计」,工作三个月便辞职,家庭顿感手足无措。另一方面,由于疫情限制外佣来港数目,本地心急雇主,居然向屋苑内外佣招手,教唆他们辞职跳工,从而避开隔离检疫,造成恶性循环。外佣雇主关注组召集人徐晓彤指,他们每月收到过百宗求助个案,有雇主孤注一掷,居然在屋苑挖角,教唆外佣跳工。

  「现时外佣真的很渴市,我和太太早前去中介公司约工人姐姐面试,试过早上看中一个工人,打算预约第二次面试的日期,怎料傍晚中介跟我说,『姐姐俾人请咗喇』我和太太才意识到,聘用外佣不要太拣择,看中就要决定签约」。梅少峰与太太育有两个女儿,大女现年四岁,妹妹两岁。大女出世后,他们便开始聘用家庭佣工照顾女儿和打理家务。今年三月,则安排了新外佣来港。

  外佣未到埗,梅少峰已花了近二万七千元,十分「肉赤」。「当时要预约十四天隔离酒店,索价一万二千元,中介公司手续费一万多元、机票和身体检查费用,又花掉四千五百元。」梅更较法定月薪四千六百一十五元,额外加多一千元报酬。他说,「我听过最夸张,有雇主肯付一万一千元薪酬。」

  梅自言外佣工作量不大,「外婆会协助睇住小朋友,外出买餸都是她负责。姐姐主要是煮晚饭、洗衣服、洗奶樽等杂务」。外佣在第一个月的工作表现中规中矩,不过到埗后第二个月,外佣态度截然不同,「她经常反客为主黑面,我们要看她面色做人。」梅无奈地说。怎料不久,外佣向他们递辞职信,表示一个月后辞工,「她表现激动,说自己女儿有事要离开香港」,更莫名其妙的是,「她返回菲律宾的机票,更要指定航空公司」。

  没有外佣的日子,梅两个女儿交由外婆照顾,十分吃力。「我和太太要工作,变相只靠婆婆照顾两个女儿,正宗『以一打二』,婆婆又要接大女放学,又要准备晚餐给我们。真系好彩家有一老帮手」。有否考虑过辞工,让太太转为家庭主妇?梅说「我们要供楼养家,又要应付两名女儿兴趣班费用,单是每月上体操课,两个人共要一万元。若果太太辞职,只由我一人工作,家庭的担子全落在我的身上,事实上经济环境不是太好,若果我失业,那全家生计就成问题了」。

  外佣突然请辞,一家人大失预算,于是立刻透过中介,再聘请新的工人,梅又要再一次付中介公司的手续费和隔离酒店费用。印佣已获批签证及完成接种疫苗,惟六月至今仍滞留印尼。皆因夫妇仍未能成功替外佣预约隔离房间。每逢星期一早上九点,梅与太太共出动三部电脑及三部手机,登入竹篙湾网上预约系统,「但没有一次成功,简直是精神虐待」。

  他希望特区政府以外佣获发签证时间为先后次序,「其实轮候公屋都有先后次序,起码有一个编号得知自己的等候时间,现时我们只能无了期等待」。一家人心急如焚,因印佣必须要十二月前来港,否则签证便会被取消。梅先生心情仍十分忐忑,「半年内花近五万元请工人姐姐,将会来的工人不知会做多久,雇主没有保障,感觉似倒钱落海」。

  现时外佣来港,必须接受二十一日隔离检疫,本港外佣隔离场所,包括竹篙湾隔离中心、荃湾丝丽酒店,以及下月一日新增青衣华逸酒店为检疫场所,提供五百间房间,今早(二十五日)九时三十分开放预约,每晚收费六百五十元,包三餐膳食及所有费用。据荃湾丝丽酒店网页显示,外佣隔离房间的预约,只排期到下月三十日,本报记者曾致电酒店,职员表示房间已爆满,亦未有未来数月订房的资料,酒店职员表示「最新安排,要等待政府公布」。竹篙湾隔离中心为另一隔离场所,政府每逢星期一早上开放网上预约系统,惟数量有限,检疫中心每天只能安排五十个外佣入住,业界及雇主普遍形容是杯水车薪。

  劳工处发言人回覆本报指,「疫情严峻,政府必须坚守『外防输入』的政策,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逐步有序地恢复外佣来港」,又表示「政府会在考虑环球及本地疫情后,检视会否进一步增加指定检疫设施的数目」。政府于上月二十二日起在检疫中心提供额外二百个房间,即合共一千个单位作检疫用途。「政府会在考虑环球及本地疫情后,检视会否进一步增加指定检疫设施的数目。 」

關鍵字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