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自成一派】检测与复课

2021-02-17 00:00
  世事如棋,教育局相继推出通识科改革方案和国安教育指引,本来以为会激起巨大的争议和业界讨论,结果业界的关注焦点显然不是放在这些,而是集中于到底甚么时候可以恢复面授课堂,尤其是到底会不会采取强制师生检测措施。毕竟这停课已经接近一年了,虽然实施了网课,也部分恢复面授,但网课效能不宜高估,半日面授时间不足,甚么时候能够采取更大比例的学生回校面授,仍然是整个教育界和家长们普遍关注甚至深感焦虑的问题。

  这个问题,教育局和业界的争议点非常聚焦,就是到底以官方强制教师检测而为复课作准备,还是以学校自主决定是否让老师们检测来作为复课的前提条件。官方似乎不愿一刀切决定全部学校老师作强制检测,尽管官方具备足够的法理基础这样做(至少《教育规例》第54条1、3款),宁可让学校自己决定是否复课,只要学校让老师进行检测便可。一言蔽之,到底是官方指令一刀切,全体老师检测,还是学校自决,哪个学校想复课便要求自己老师去检测。

  这当然引起轩然大波,不少教育团体和校长组织都表示对此不能理解,为甚么不是官方引用法例赋予的公权来指定检测,而是将之推给学校?校监校长未必有法定的权力去强行要求老师做检测,如果老师拒绝,这未必可以作为老师不尽职责的理由,这更不可能成为解雇的理由。说白了一句,这是经不起劳资审裁的司法程序,如果拒绝检测的老师真被解雇而诉诸法庭的话。就算真的过得了法庭,学校与老师之间的互信就会被打破,何以官方是舍易取难,自己不作有法可依的决断,却让前线作法理薄弱的「校本自决」?大家都是为了能尽快而安全地恢复面授课堂,为甚么把事情变成如此复杂?个中行事逻辑,令人非常费解!

  面对如此上推下让的格局,学校该怎么办?没有甚么怎么办,很多时候,管理层并没有甚么锦囊妙计,也不可能事事追求甚么锦囊妙计,唯一可以做的是,本着对学生利益着想的角度,尽力说服对检测有保留的教职员同事,何况检测也是对其他同事负责,也是有利于自己保平安。

  自行检测比之前教育局衞生处抽样检测来得麻烦?的确是,去年十二月进行的学校抽样检测,检测樽的收发全有衞生处负责,毋须学校自行去港铁站和检测中心取得。但现在要学校自己安排教职员去自取和交回检测樽,是比较麻烦,但既然工作要做,就算天线地线都不配套,那唯有尽力克服,尽力去做。

  所谓马死落地行,该做的事,即使政策不配合,还是得去做;该做的事,即使物流不顺畅,还是得去做;该做的事,即使未必人人理解,还是得去做。没有锦囊妙计,只有埋头苦干!

  邓飞

  中学校长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