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自成一派】檢測與復課

2021-02-17 00:00
  世事如棋,教育局相繼推出通識科改革方案和國安教育指引,本來以為會激起巨大的爭議和業界討論,結果業界的關注焦點顯然不是放在這些,而是集中於到底甚麼時候可以恢復面授課堂,尤其是到底會不會採取強制師生檢測措施。畢竟這停課已經接近一年了,雖然實施了網課,也部分恢復面授,但網課效能不宜高估,半日面授時間不足,甚麼時候能夠採取更大比例的學生回校面授,仍然是整個教育界和家長們普遍關注甚至深感焦慮的問題。

  這個問題,教育局和業界的爭議點非常聚焦,就是到底以官方強制教師檢測而為復課作準備,還是以學校自主決定是否讓老師們檢測來作為復課的前提條件。官方似乎不願一刀切決定全部學校老師作強制檢測,儘管官方具備足夠的法理基礎這樣做(至少《教育規例》第54條1、3款),寧可讓學校自己決定是否復課,只要學校讓老師進行檢測便可。一言蔽之,到底是官方指令一刀切,全體老師檢測,還是學校自決,哪個學校想復課便要求自己老師去檢測。

  這當然引起軒然大波,不少教育團體和校長組織都表示對此不能理解,為甚麼不是官方引用法例賦予的公權來指定檢測,而是將之推給學校?校監校長未必有法定的權力去強行要求老師做檢測,如果老師拒絕,這未必可以作為老師不盡職責的理由,這更不可能成為解僱的理由。說白了一句,這是經不起勞資審裁的司法程序,如果拒絕檢測的老師真被解僱而訴諸法庭的話。就算真的過得了法庭,學校與老師之間的互信就會被打破,何以官方是捨易取難,自己不作有法可依的決斷,卻讓前線作法理薄弱的「校本自決」?大家都是為了能盡快而安全地恢復面授課堂,為甚麼把事情變成如此複雜?箇中行事邏輯,令人非常費解!

  面對如此上推下讓的格局,學校該怎麼辦?沒有甚麼怎麼辦,很多時候,管理層並沒有甚麼錦囊妙計,也不可能事事追求甚麼錦囊妙計,唯一可以做的是,本着對學生利益着想的角度,盡力說服對檢測有保留的教職員同事,何況檢測也是對其他同事負責,也是有利於自己保平安。

  自行檢測比之前教育局衞生處抽樣檢測來得麻煩?的確是,去年十二月進行的學校抽樣檢測,檢測樽的收發全有衞生處負責,毋須學校自行去港鐵站和檢測中心取得。但現在要學校自己安排教職員去自取和交回檢測樽,是比較麻煩,但既然工作要做,就算天線地線都不配套,那唯有盡力克服,盡力去做。

  所謂馬死落地行,該做的事,即使政策不配合,還是得去做;該做的事,即使物流不順暢,還是得去做;該做的事,即使未必人人理解,還是得去做。沒有錦囊妙計,只有埋頭苦幹!

  鄧飛

  中學校長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