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绿色论坛】建筑材料 被遗忘的碳排放

2020-04-03 00:00
  南极热过香港,尽管大部分人都可能不相信,遗憾事实真的如此。巴西科学家二月初于南极考察时录得当地气温高达摄氏二十点七五度,较同日香港气温为高,打破南极洲最高温度纪录。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的一项最新数据显示,二○一○至二○一九年更是史上最热的十年,而去年全球平均温度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二高,与「巴黎协定」摄氏一点五度目标只有零点四度差距,进一步反映全球暖化的严重性。

  人类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是导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不断上升的主因。根据国际能源署《2019全球能源和二氧化碳状况报告》,燃煤发电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达三成,而建筑行业和建筑物本身的直接和间接碳排放,更占全球总排放量近四成。由此可见,除了发展可再生能源去取代化石燃料,减少建筑物的碳排放绝对是长远减碳的重要一环。

  近年,绿色建筑于全球迅速发展,其中新加坡可谓绿色建筑发展最快和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当地政府更于二○一五年发表「可持续新加坡发展蓝图」,计画于二○三○年前,令国内至少八成建筑达至绿色建筑水平。

  建筑物整个生命周期的碳排放可分为五个阶段,包括建材开采生产和运输、建筑物施工兴建、建筑物使用、建筑物拆卸,和建筑物拆卸后的废物回收处理。世界绿色建筑委员会指出,建材生产和施工过程的碳排放,占建筑范畴整体排放高达三成,但这些「隐含碳」在传统碳排放计算上经常被忽略。事实上,不同建材如钢筋、铁和水泥等,都有不同的碳足迹,根据世界钢铁协会数据显示,生产钢材消耗大量能源,钢铁行业占全球化石燃料的直接排放量约百分之七至九。

  为减少建材的「隐含碳」,环保建材日渐普及,例如重用建筑废料,将废砖石、废砂浆,加入水泥砂浆,制造成再生骨料混凝土,不但可节省建筑原材料的消耗,亦解决建筑废料的处理问题。美国加州政府更从法规着手,于二○一七年落实《Buy Clean California Act》,规定二○一九年起所有政府基建项目,必须将建筑材料的「隐含碳」纳入采购指标。

  目前全球愈来愈多楼宇采用木材作为建筑材料,主要原因是木材在其生命周期中的碳排放较钢筋水泥为低,并可将大量的碳封存在建筑物中,有研究显示每一立方米木材可封存约一吨二氧化碳。此外,欧洲木业协会指出,木材的保温隔热性能比混凝土及钢材分别高出十五倍和四百倍,大大提升建筑物的能源效益,而且木材具有良好的韧性,抗震能力甚至高过钢筋和水泥结构。

  随着科技不断发展及进步,木造建筑技术已经不再局限于兴建几层高的楼宇,例如挪威的米约萨塔(Mjsa Tower),楼高十八层,是现时全球最高的木造大楼,而日本亦正计画兴建楼高三百五十米全球最高的木制摩天大楼。正因为木材是优秀的建材,我们更要思考如何让木造建筑产业永续发展。木材虽然是可再生原材料,但过度砍伐森林会造成严重的环境问题,包括破坏生态、影响水循环和加剧全球暖化等。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强调,木材的开采必须受到监管和规范,并遵守可持续的原则,确保砍伐树木后必须重新种上新树苗,实现可持续的森林管理。

  绿色建筑发展已成为全球大趋势,根据《2018全球绿色建筑趋势报告》的一项调查发现,近五成建筑行业专业人士认为,全球于二○二一年会有超过六成的项目是绿色建筑。香港温室气体排放主要来自发电,当中有九成电力消耗于建筑物上,比全球平均的四成为多,可见建筑物具有很高潜力降低碳排放,香港政府必须积极推动绿色建筑,构建低碳及可持续发展的智慧城市。

  洪蔼诚博士(香港地球之友高级项目经理)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