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吴家祺|总拿体育界开刀

2022-01-10 12:00

政府加强防疫限制,本港足球圈大受影响。
政府加强防疫限制,本港足球圈大受影响。

新冠肺炎再现变种,来到二二年一月在港第五波爆发,今次又再禁晚市堂食、封体育设施。港超联赛、甲一篮球赛及学界赛相继暂停,业界怨声载道。过去两年本地体育赛事未曾有任何确诊,为何每次都是体育界遭殃?

本周采访各体育界别在疫情下的苦况,有球圈教练最担心疫情下封场无练习不知道延续到何时,可能影响联赛延迟完季及球员合约,甚至不知道会否有球队中途退出,牵一发动全身。疫情下七十二行照常返工,唯独是足球界别老是哑忍,难道病毒特别追踪足球员来袭击?每支港超联球队一季投资都要八百万至二千万港元,每次暂停带来的额外损失,是否政府赔偿?如果投资者因为政府防疫政策而意兴阑珊放弃足运,每年花数千万支持足总的政府是否等于推倒足运的凶手?诚如东方龙狮球员梁冠聪所言,球员教练听从政府指示两年,在防疫气泡限制下训练,没有着数却屡次受苦,政府的防疫清零政策令全港市民受害,是否有调整空间?

除了本地球圈,香港单车节临急煞停,一月学界赛又停,田径教练叶启德最怕连续三年没有全港学界赛,没有赛事洗礼根本不会有新星,如何挑选未来港将?政府防疫政策累死体育界,本地层面锁死训练及比赛,海外层面限制外队访港,不少外国传媒都指香港防疫隔离限制是全世界最严。没有比赛及活动,各体育总会及公关都要节衣缩食甚至裁员。除了清零这个不可能的选择,是否有其他方法,例如与病毒共存?断人衣食犹如杀人父母,错误政策导致经济下滑,事实上贫穷比生病更可怕,为了不染病而推倒各行各业,在平衡利益及代价之间,难道没有更好的方法?如果连处理疫情都办不到,体育界别纷纷遭殃,二○二五年香港如何协办全运会?(吴家祺)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

You are currently at: std.stheadline.com
Skip This Ads
close ad
close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