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伟文:本港资金是净流入 过去两年银行存款总额上升(全文)

2021-02-08 17:47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资料图片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资料图片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余伟文今日以「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事实与迷思」为题,于香港金融管理局网页发表文章,全文如下:


我自2019年10月出任金管局总裁至今已有16个月,期间香港面对诸多挑战,包括社会事件、地缘政治、新冠疫情等。然而,金管局始终坚守岗位,竭力维持香港金融稳定,支援企业和市民,并不断推出提升本港金融业竞争力的各种举措。

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与市场持份者的沟通,回应他们对香港现状和保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关注。要处理的很大程度上是观感问题,而观感很多时候源于偏颇甚至不实的资讯。最有效的解説离不开事实与数据,毕竟开放与透明度是成熟金融市场的基础。因此金管局团队主动接触本地及国际金融市场的持份者,在过去一年间通过约60场线上交流活动,向超过15,000位人士阐释香港的真实情况,其中包括很多属于国际金融机构和大型企业的高级管理层丶国际和本地传媒丶会计丶法律和其他界别的专业人士等。在这些交流中有几个常见问题,我希望藉此机会与大家分享,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

 

问1:

香港是否出现资金外流的情况?

答1:

刚好相反,资金是净流入。倘若资金持续流出,港元汇率应会转弱,银行存款亦会减少。让我们看看这两个主要指标:

o港元汇率在2020年一直处于强方,且由于资金持续流入,强方兑换保证自去年4月以来共触发85次,金管局从市场买入500亿美元,是自2010年以来金额最高的一年。

o银行存款总额在2019及2020年均告上升,2019 年录得2.9% 按年增长后,2020年再升5.4%。

资本自由流动是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根本,受《基本法》保障。出于不同原因,间中会有资金流出的情况,这正常不过。由于流入的资金比流出的多,基本上保持资金净流入港元。港元市场按照货币发行局制度有序、稳定运作。

 

问2:

许多港人开设离岸账户以便调走资金?私人财富正在撤出香港?

答2:

事实上,香港的私人财富管理业务持续增长。香港私人银行的资产管理规模(AUM)在2019年上升19%。香港继续是亚洲最大的私人财富管理中心,全球排名仅次于瑞士。虽然我们尚未有2020年的数字,但根据主要私人银行提供的初步数据,在2019年的强劲表现的基础上,2020年香港该行业增长趋势延续,录得双位数增幅。

据我们从零售及私人银行所得的资料显示,关于开设离岸户口的查询在2019年有所上升,但到了2020年已大致回稳。而上述资金净流入的现象也反映出,即使开设离岸账户,但实际转移的金额并不显著。

 

问3:

金融机构(例如对冲基金及指数基金管理人等)是否纷纷撤出香港?

答3:

整体而言,香港资产管理公司的数目由2019年底的1,808家增至2020年底的1,878家,在疫情冲击下仍保持3.9%增幅1。据最近的统计数据, 尽管2019年经历社会事件,截至该年底香港的资产管理规模按年大幅上升20%至近4万亿美元,年内录得2,000多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

香港是亚太区继内地之后最具规模的私募基金枢纽,总资产管理规模在2019年达1,600亿美元2。而全球规模最大的20家私募基金当中就有15家于香港设点3,其中不少更是地区总部。同时,私募投资基金落户香港的兴趣日益浓厚,自去年8月香港引入私募行业常用的有限合夥基金法律框架后,仅5个月便有90多只有限合夥基金在香港注册。

至于机动性较强的对冲基金业,截至2020年6月,共有445家对冲基金设于香港,为亚太区之冠4。

对冲基金、资产管理公司以至银行,都会基于不同的商业考虑进入或退出个别市场。金管局既是投资者也是监管当局,与市场和这些金融机构经常有沟通。据我们了解,当中有部分退出本港市场,或是因为业务重心有所转变,又或是集团层面的整合所致; 但同时我们也看到新的金融机构落户香港,带来新的业务与扩展计划。机构进场退场,对于国际金融中心是常见的事。

 

问4:

香港的资本市场褪色?

答4:

香港的资本市场发展蓬勃。

香港新股集资的情况相信不用细説:港交所在2020年的集资额全球排名第二,仅稍低于纳斯达克交易所;在过去12年,有7年名列榜首。

还有一个亮点不容忽略:股票通与债券通的交易量增长强劲,反映香港作为连接内地与国际市场的门户地位稳固。股票通的日均成交量在2020年上升逾1倍,其中北向通增长119%,南向通更是增长了128%。目前国际投资者持有的A股,约七成经香港交易。

债券通的表现同样出色。人民币债券收益率普遍较高,加上分散投资的需要,吸引国际投资者不断增加人民币债券配置,令债券通日均成交量在2019年增长两倍,2020年继续录得82%的可观增长。尽管境外投资者早在2010年(即债券通推出的七年前)已经可以直接参与在岸债券市场,目前超过一半的国际投资者的交投、他们所持约四分之一的债券经香港进行,反映出香港高效并与国际接轨的金融基建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发展和突破:大湾区跨境理财通和债券通项下的南向通正密锣紧鼓筹备中,请大家拭目以待。



问5:

香港是否出现人才荒?

答5:

尽管去年香港的失业率因疫情而急升,但金融及保险业的职位反而分别录得0.7%和1.4% 的按年增长。5 金融业人才就如同金融机构,会随发展机遇而流动。香港接连内地的独特优势、蓬勃发展的金融科技与可持续金融,为各式各样的人才提供了理想的发展平台。

此外,我们保持著许多具吸引力的生活元素,包括与世界各地的连系、自由市场的政策环境、国际大都会氛围、多元文化等,都造就了香港这个多采多姿、生气勃勃和开放包容的城市,吸引了各地人士来港投资、工作与居住。



尽管如此,我们完全明白,挑战及竞争与我们长期并存,需要不断提升香港的金融平台,强化竞争力,才能保持领先位置。金管局有决心、能力和承担,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保障香港金融稳定并维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我们深信,这是香港、也是全球金融界的利益所在。

香港历史故事穿插了各种危机,但我们总是凭那股「做得到」 (“can-do”) 的香港精神推翻末日论者的观点,这次也不会例外。

 

香港金融管理局
总裁
余伟文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