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独家】黄智雯自我质疑 系咪得番咁多?

2021-01-10 17:22
黄智雯自言要自我增值来提升自己。
黄智雯自言要自我增值来提升自己。

黄智雯入行13年多,从演以来不断自我增值,吸收新养分,令自己有更多法宝演活每一个角色。两年前担演人格分裂的角色大获好评,可惜与视后擦身而过,今晚黄智雯以《使徒行者3》Madam G这个性格缺陷的角色再挑战视后宝座,她以正向的心态迎战,不给予自己太大压力。

无綫年度盛事《万千星辉颁奖典礼2020》于今晚隆重举行,最瞩目的视帝、视后快将揭晓,黄智雯今年播出的剧集有三套之多,包括《使徒行者3》、《十八年后的终极告白》和《降魔的2.0》,而她凭《使徒行者3》Madam G一角竞逐「最佳女主角」,亦是她最为有信心的角色。2018年,黄智雯凭《三个女人一个「因」》的出色演技,勇夺得星马两地「最喜爱TVB女主角」奖,成为双料视后,惟本地的颁奖礼由李佳芯捧走视后宝座。今次可有信心凭Madam G荣膺视后,黄智雯抱着正向的心态,「点都要对自己有信心,去年三个作品的角色各不同,我对Madam G较有信心,是与自己比较遥远的一个角色,需要时间进入,两年前曾经与这个奖项很接近,今年不会给予太大压力,因已完成演员的本份。」对于奖项得与失,黄智雯随着经验的累积学懂心态上取平衡,「有的时候要enjoy开心喜悦时刻,但亦要预料有机会得不到,所以要不断调整自己的心态。」

靠高EQ控制情绪

为演好角色,黄智雯拍摄前做足准备功夫,了解角色的特质,从而更能拿捏准确。继之前演饰三重人格大骚演技,黄智雯觉得有性格缺陷的Madam G角色更具挑战,「Madam G是个患有亚氏保加症的督察,孤独和喜怒哀乐不形于色,性格执着、冷酷,与人沟通及人际关系有问题,不算非常讨喜的角色。自己做了关于亚氏保加症的资料搜集,经过多次与监制深入探讨,要在对白和微表情上下功夫。」现实中的她EQ高,与角色大不同,「我觉得EQ高可改变一些事情,例如某领域上不是太叻,靠高EQ情绪控制转化成机会,而达到目标。」

黄智雯自言要自我增值来提升自己。
黄智雯自言要自我增值来提升自己。
在《使徒行者3》中,黄智雯演一名有性格缺陷的女警,事前做足了资料搜集。
在《使徒行者3》中,黄智雯演一名有性格缺陷的女警,事前做足了资料搜集。

与袁伟豪默契加深

在最新参演的新剧《把关者们》,黄智雯演回一个普通小女人,与合作无数的袁伟豪(Ben)饰演情侣,彼此有种互相信任的契默。「与Ben真的很熟,拍摄不需要太多时间warm up,一个眼神,一个小小动作已知道对方想怎样。」默契加深,演技上也一同进步,「这几年大家经历不同,他结婚踏入人生另一阶段,而我生活上也有些经验,大家再碰头,有些说话也想对方好,会直接跟他说。最初由我们在后面过镜的剧集,到现在担当主要戏份,一齐走来不易,所以很想大家有进步。」

有好拍档之馀,亦有一班「胡说八道会」好姊妹胡杏儿、胡定欣、李施嬅、 姚子羚、胡蓓蔚互相支持鼓励,亦会倾谈演技。「我们会互相讨论,不只倾行街扮靓,也会讨论关于戏剧上的技巧,分享好看的戏剧。」黄智雯与闺密赵希洛(Candice)感情深厚,当年同是参选《香港小姐》入行,并一同入读TVB的艺员训练班,在Candice面前有话直说,「同Candice一路经历,互相扶持,若大家见到对方有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会提点或指责,正因为着紧才会话对方。」

学陶瓷与插花

13年的演艺生涯里,黄智雯饰演角色无数,每项工作均百分百投入,但演艺路上去到某阶段却会遇上迷茫期。「每隔一、两年会遇到这时候,尤其近几年更想多了这问题。入行前段一路尝试新事物,将自己内里的东西不断拿出来去试,但去到某阶段发觉自己已没甚法宝,甚至质疑自己是否得咁多呢,能否再行远些呢,在近几年问过自己无数次。在这时候我会选择去外国上堂,或者参加不同课程,不一定是戏剧,演戏之外应该吸收不同养分。」

疫情间,黄智雯去学陶瓷、插花,两年前修读正向心理学,吸收新养分,丰富自己的宝库。「我由细到大都幸福幸运,如要拿出悲痛或失败经历,每次都惊或许想不到这感受。这时要靠不同人的经验和分享,或在我学习之中同学的经验,所以要定时去增值自己。」学习陶瓷、插花让她脚步放慢些,「我是个好急的人,想同时间做很多事,但原来却只能一心一用。学陶瓷和插花可以减压之馀,最大原因是过程中如何投入百分百专注力在眼前的事物,因为陶瓷要好高专注力,一呼一吸要控制得好,过程中与自己沟通,清空自己烦恼。」黄智雯本计划去年赴外国修读课程,但疫情关系搁置,留港自修,转化为闭关练习。「这年来多了时间往内走,往自己内心走,与内心沟通,发现自己有何缺失,有甚麽需要改善,在来年寻求方法去进步。」

在《十八年后的终极告白》中,黄智雯演戏演得有点难以抽离角色,情绪大受影响。
在《十八年后的终极告白》中,黄智雯演戏演得有点难以抽离角色,情绪大受影响。
和袁伟豪合作多次,也曾合演舞台剧,黄智雯坦言二人甚有默契。
和袁伟豪合作多次,也曾合演舞台剧,黄智雯坦言二人甚有默契。

负面情绪带回家

当将情感完全投放在角色内,返回现实生活或难以抽离角色,黄智雯在《十八年后的终极告白》的角色经历生离死别,拍摄其间心情沉郁,拍罢半年才能抽离角色。负面情绪难免带到家中,是否感激另一半的体谅?「绝对会,有时很容易向身边的人发泄,所以好感谢另一半、家人和朋友,我有时会无啦啦失踪,久不回覆短讯,他们便知道我忙拍剧或需要闭关。」

与圈外男友Anthony拍拖8年多,经常被问及婚期,黄智雯与男友有共识。「我觉得不应该有时限,时限和时间只是身边的人给予,若两个人朝着同一方向行,大家有共识,有好深的默契是没问题。」谈到生儿育女方面,黄智雯称年少时曾憧憬组织家庭和生小朋友也不错,但人大了偏向顺其自然,不会特别渴求。

撰文∣张颖芝

摄影∣罗安强

原文刊于《星岛日报》名人杂志(逢周日见报)

黄智雯十分感激一班好姐妹的鼓励与支持。
黄智雯十分感激一班好姐妹的鼓励与支持。
和赵希洛十分老友的黄智雯,觉得彼此间无话不可谈。
和赵希洛十分老友的黄智雯,觉得彼此间无话不可谈。
疫情下的黄智雯努力为自己增值,学插花也学陶艺。
疫情下的黄智雯努力为自己增值,学插花也学陶艺。
与男友拍拖八年,黄智雯坦言两人朝着同一目标进发。
与男友拍拖八年,黄智雯坦言两人朝着同一目标进发。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