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专栏】护士组织登声明讨赏太心急

2020-08-01 07:24
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医疗系统负担大增。资料图片
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医疗系统负担大增。资料图片

第三波疫情令经济再下滑,不少团体借发表声明表达诉求,像商户组织要求业主减租。日前,有个叫香港护士协会的团体,就卖了一版声明广告,要求当局增发特别花红,但在这个时候开口讨赏,是否合适的时机呢?

舆论欠赞赏声音

这个声明主体是一个关于医护对第三波疫情看法的调查,细看之下,发觉重点是借调查要求增加福利,不同问题中,回应者最齐心的就是扩大津贴的范围。利用调查的结果,协会直接要求向医护发放特别花红。

作为行业组织,争取业界福利似乎是应有之义,关键是手法和技巧,最好是来得自然和令人受落。今次协会用调查作为出师之名,感觉令人有点不明所以,而且答案显示出来,是业界其他问题有不同意见,但对争取津贴就非常一致,来得有点太坦白。

今次第三波疫情来势汹汹,不少市民中招,医疗系统的确是负担大增,然而,却不等如是发动福利诉求的好机会,最直接的,是由疫情爆发至今,医疗界整体表现未见突出,坊间舆论听不到有明显赞誉护士人员的声音,相反,在疫情爆发之初,医护发起罢工,甚至惹来批评和争议。

更同情前綫基层

同样,在这一波爆发中,市民对检测安排,服务普遍表示不满。虽然当中未必直接与护士有关,但就很难令人有抵赏的感觉。

医护界因为疫情恶化工作量增加,然而,同样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岗位,譬如清洁工人、大厦保安等,护士在疫情时工作量增加,多少是在入行时应该已经有预计。现在疫情正在吃紧关头,公众的焦点不在物质待遇是否足够。这个时候把话题拿出来讨论,就好像消防员在救火时提出加人工,时间上弄错了优次。

医护在危难关头,本来容易获得赞赏,在今次爆发中,公众最同情可能是一班基层员工,譬如接载过豁免机组人员,怀疑因此染疫的司机,又或者食肆员工。这些打工仔平日待遇比医护低,最近因为病毒在社区爆发,提供服务时承受的风险急增。然而,他们的收入却大幅下跌,再加上今个星期还要随街吃饭,处境远比医护更「洋葱」。

焦点仍集中抗疫

希望获得奖励,最巧妙的方法还是营造出有利的舆论形势,如果自己出手,很容易变成欲速不达。现时疫情峰顶看来还未到,市民普遍觉得是集中精神抗疫,这个时候高调争取花红,未免有点操之过急,协会为甚么会这样心急,甚至不惜花钱刊登声明,外界有兴趣的反而是当中会不会另有内情。

吴顺目

全文刊于《星岛日报》「拆破传媒术」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