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劏房业主疫市加租 基层难捱求助急增

2020-06-17 06:51
近月大批基层工人收入大减,但其居住的劏房租金不减反加,交租成困难。资料图片
近月大批基层工人收入大减,但其居住的劏房租金不减反加,交租成困难。资料图片

受疫情影响,本港私楼租金跌势持续,但基层挤住的劏房租金未见下跌。有关注组织近月接获大批基层求助,逾半表示其租住的劏房业主拒绝减租,甚至是疫市加租。有部分因疫情失业或开工不足的基层难抵贵租,急需租金援助,但有个案已申请多家社福机构资助,如经济情况未见改善,劏房户随时下流至露宿行列。劏房租金居高不下,市面上更出现月租宾馆较劏房便宜的怪现象,宾馆房间最近成为基层的「过渡性房屋」。 记者 郭增龙 林紫晴

差饷物业估价署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四月私人住宅租金指数按月跌百分之一点四,已是连续八个月下跌,今年首四个月跌幅逾半成。美联物业住宅部行政总裁布少明表示,由于市场上租盘增加,加上疫情对经济影响明显,不少私楼业主近月均愿意减租百分之五至十,与租户共渡时艰。

供不应求唔怕无租客

然而,放眼本地劏房租务市场情况,恍如置身另一个世界。在深水埗区从事劏房租盘代理的梁先生直言,即使疫情令整体租金下跌,劏房业主却一直企硬不愿减租,「业主一般是担心单位无人租,才会减租留客,但劏房业主觉得劏房供不应求,租客走也不用怕。」

事实上,基层在疫情下首当其冲,连交租都有困难。本身任职售货员的劏房住户桥姐(化名),今年二月失去饭碗,无奈转行做清洁,月薪只有五千五百元,惟前业主要求加租至逾七千元,「感觉他在逼迁,上年已经加一千三百元,疫情下再加四百元我真系攞唔出!」她唯有带着儿女搬走,自四月开始居于太子一劏房,月租五千八百元,幸获社工协助申请政府及非官方津贴,才能勉强交租。

收入大减求减租被拒

桥姐现有收入低于其租金开支,故她上月向业主要求减租及延迟交租,「业主说他自己工作收入大减,企硬不减(租),但肯等我收到津贴再交租。」手上的租金津贴将近用完,桥姐自知以现有薪酬难以维生,惟疫情下搵工难,至近日才获另一份清洁工面试机会,最快下月才可上班。她未有放弃寻找较低廉的租盘,惟现劏房租金不减,约一百尺的套房都要五千多元,「我可以点搬?搬去套房的租金差不多,搬屋本身都要钱啊!」
  
桥姐的情况并非孤例,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成员吴堃廉指出,自疫情爆发,不少从事饮食、运输的基层工人虽不至于失业,但因收入大减,未能如期交租,「他们都有向业主提出减租,却不成功。最多争取到冻租,但有些中介坚持要加租二百元。」

加租幅度达4至10%

关注基层住屋劏房联席近月接获多名街坊求助,指其业主于疫市加租二百至五百元,加租幅度介乎百分之四至一成不等,联席组织干事朱咏妍其后访问多名劏房住户,发现超过一半住户曾向业主要求减租,惟遭到拒绝,「有些业主觉得住户没有交租能力,反而要求加租,变相逼人走。」

基层大多从事饮食及零售业工作,疫情间不少人被公司解雇及放无薪假,致收入大减,须靠积蓄过活。朱咏妍表示,有个案自三月起,先后申请「渣打社联劏房住户租金资助计画」及「公益金及时抗疫基金」,靠资助交租,惟对方至今仍未找到稳定收入的工作,面临山穷水尽的境地,「下个月政府派钱一万元,他们收到钱亦要即时用来交租。」

社区组织协会干事戚居伟认为,业主企硬不减租金的原因,除了劏房长期供不应求外,亦看准基层难以支付搬屋所带来的一笔过费用,「每次转租都要预备一个月按金、一个月上期及水电煤按金,最少也要过万元。」他相信劏房户已有向下流趋势,「有子女的会继续坚持租劏房,但单身人士收入大减后,很大机会愈搬愈差,甚至成为露宿者。」

在业主企硬不减租的情况下,梁先生留意到,劏房自六月起出现退租潮,他相信与失业率攀升有直接关系,「有去年租劏房的年轻夫妇,因为失业好几个月,决定退租返父母屋企住。」他相信劏房业主眼见退租潮持续后,将会减租留人。

宾馆日租百五元包水电

劏房租金高企,有基层最近改为入住宾馆,月租竟比劏房便宜。朱咏妍表示,目前知悉最少有五名街坊,在退租劏房后入住宾馆,「有位中年先生,原本住深水埗劏房,租金连水电要六千多元,住宾馆则一百五十元一日包水电,每月不过四千五百元,便宜二千多元。」不过,朱咏妍指出,基层租住宾馆并无认可的租约收据,亦难以取得住址证明,将增加申请政府资助的难度。

随着访港旅客大减,宾馆生意直綫向下,香港旅馆业协会创会会长梁大卫直言,现时月租宾馆二三千元已有交易,吸引不少劏房户短租,「有个客做饮食,本身住在新界,因要过海到湾仔打工,见到九龙有月租宾馆三千元有找,比起租劏房更平,所以租一两个月试试看。」

虽然月租宾馆或酒店较以往便宜,但吴堃廉表示,这些旅馆大多只提供短期优惠,情况犹如过渡房屋,对基层家庭吸引力不大,「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居所。」梁大卫亦指,劏房户转租宾馆,未有带动旅馆收入,「最多只是租多一至两间房出去,有好过没有。」

全文刊《星岛日报》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