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情周记】DQ郭荣铿的两个时机

2020-04-27 07:11
郭荣铿主持内会六个月未能选出主席,遭「两办」炮轰。资料图片
郭荣铿主持内会六个月未能选出主席,遭「两办」炮轰。资料图片

上星期立法会内务会议继续举行,议程只有一项,就是选出主席。过去,内务会议虽然迟迟不能选出主席引起了外界关注,但会议过程都很少报道,这次两办接连炮轰,郭荣铿主持会议的做法成为焦点,故此媒体都有详细报道。一如以往,郭荣铿任由非建制派议员提出不急待解决的议题,纠缠一番就过去了。这种处理会议的手法,就算是支持者相信在心里都会认同他是在拖延,至于拖延是否有理又是另一回事。

郭荣铿在两办炮轰下继续自行其是,做法在政圈预期之内,因为他一旦因为炮轰而改变作风,虽然被DQ的机会下降,但却不能完全排除因为过往行为而出事的机会。在政治上,贸然「转軚」很难向支持者交代,所以硬撑下去似乎是唯一选项。从郭荣铿的表现,他也没有想到两全其美的拆弹方法。

郭荣铿被DQ的机会高唱入云,有熟悉宪制的人士认为最大机会出现的两个可能是在馀下任期被DQ,另一个则是在下次选举时出事。由于现时立法会馀下任期已经有限,政府出手需要相当时间进行法律筹备,加上法院审理等,实际意义已经不大。有非建制派议员认为郭荣铿若非DQ,会有相当大的示范效果,这或许也是在今个任期采取行动与否的考虑。

如果不在今个任期出手,改为选举时出手,政府透过参与时的门槛否决,应该有很大的把握成功,非建制派则可预备PLAN B找人接替。郭荣铿主持会议采取拖字诀,本来可以声称是按议事规则办事,打官司时仍然有一个说法。然而,他后来明确指出自己的做法是不想《国歌法》在立法会通过,这个说法就明显有问题。议员不喜欢某条法律,应该在议会投票反对,不是滥用本身权力去阻拦法律,这就构成违反誓词的表面证据了。如果从选举主任去研判参选人的资格,就有很强理由不信纳他真诚拥纳《基本法》。

自爆阻《国歌法》暴露弱点

过去,非建制派经常以拉布阻碍施政,声称这是政治表态的方法,遇着建制派要纠正就声称政治问题政治解决。然而,这种以政治干预行政的做法在法律上未必站得住脚,只不过建制派和政府不想逼人太甚而已。这种做法成为惯例,连郭荣铿这些有法律知识的议员都跌入陷阱,以为用政治理由就可以应付一切,一旦发觉法津原来不是人情,才知自己玩大了、说多了,被人DQ变成写在墙上的答案。

两办炮轰郭荣铿后,闹出了是否有权发声的争议,非建制派还引经据典,说《基本法》廿二条限制两办发声,其后不少资深政界人仕澄清廿二条只是制约中央之下各门部来港活动,同时反引《基本法》十二条香港直属中央,不存在无权的说法。其实,九七问题浮现,包括英廷内不少人想过以治权换主权,中央都坚持主权和治权都要在九七年七月一日回归,既然主权、治权都回归,何来《基本法》规定中央无权插手香港事务的理由呢?

在回归议题浮现时,中央曾表明香港的出路是做经济城市,不要做政治城市。现在非建制派议员声称政治问题政治解决,以拉布拖延施政,让大量关乎民生经济的议题无法通过,香港无力纠正,中央用权又有甚么问题呢?

中央一直有权不用,是期望与不同政见者互相尊重,但当去到有人鼓吹违法,进而煽动暴力,制造香港的乱局,然后跑到外国去要求立法干预特区事务,尊重的基础早被对这些人破坏,如果中央不出手,香港的安定繁荣就会不断被破坏,年轻人就会被这班人如簧之舌误导。

有权不用源于互相尊重

香港有一班人,从来不接受香港回归,不希望一国两制成功。香港安定繁荣,就证明他们一生的想法是错误了,于是他们做的不是特区发展有益有建设性的事,而是不断挑战中央的底綫,期望证明一国两制最终不能成功。然而,中央对实践一国两制的诚意是不容怀疑的,信心是坚定的,在草拟《基本法》时对不同局势发展亦有了充足估计,当中包括一些拒绝回归,拒绝接受一国两制势力的破坏,事前做好了防备。像郭荣铿等想靠强解《基本法》以图破坏一国两制,试问又怎会成功呢?

特约作者:陈约翰

全文刊《星岛日报》「港情周记」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