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哨人」艾芬专访被删 网民出动火星文摩斯密码「复活」

2020-03-12 08:16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被称为「吹哨人」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后,被追授全国衞健系统「先进个人」表彰;而最先拍下病毒检测报告传出的「发哨人」急诊科主任艾芬,近日接受内地《人物》杂志专访,但这篇题为《发哨子的人》文章却遭封杀。不过,大批网民开启「接力赛」,将文章复制转贴或用截图转至其他平台,更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

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微博评论称,各种语言和符号版的帖子是表达不满情绪的一种「网上行为艺术」。体制的相关设计要给社会必然存在的一些不满情绪,留出必要的释放出口和空间,而不要让一切都处于刚性的管理之下。这会有助于社会的整体和谐。

湖北疫情爆发初期,李文亮等八人因「散布谣言」遭到警方约谈训诫,当时他们所传的病人病毒检测报告截图,就是艾芬于去年十二月三十日拍下,她并特别在「SARS冠状病毒」等分析字眼上画上红圈,然后传到微信的医生群组,提醒大家注意防范。一月二日,她被医院监察科约谈。艾芬自称遭受「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还被要求对二百多人一一传达不能用简讯或微信谈论这个肺炎。

艾芬说:「如果这些医生都能够得到及时的提醒,或许就不会有这一天。所以,作为当事人的我非常后悔,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她认为,这次的事情更加说明,「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是吧?」

艾芬又还描述疫情初期时武汉医院的惨状,她所在的急诊科单日最多曾接诊超过1500名病人,是往常高峰的3倍。病人排队数小时,到处都是病人,医护人员也完全没办法下班。有女患者排队期间倒下了,却没有人敢去扶她,在地上躺了很久;也有被家属载来看病、求一个床位的病患,死在汽车里,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有不少医生看到这么多危重症的病人,却没办法收住院、自己又处在高风险中,心理难以承受就会哭,哭别人也哭自己,「因为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感染」。

她说,当时在急诊科死亡的病人都是没有办法确诊的病例,「等这个疫情过去之后,我希望能给他们一个交代,给他们的家庭一些安抚,我们的病人很可怜的,很可怜。」

不过,《发哨子的人》刊发后,立即遭到封杀,但网民却用各种不同的方式不断发送这篇报道,有修改敏感词发送的,有用截图发送的,还有用语音发送这篇报道的,虽然封杀不断,但网友的发送也没有间断。据不完全统计,在网络上至少出现过十几个版本的《吹口哨的人》,甚至有网民创造性地将报道翻译成「火星文」、「西夏文」以及盲文、摩斯密码在微信公众号发送。

最先拍下病毒检测报告传出的「发哨人」急诊科主任艾芬。网图
最先拍下病毒检测报告传出的「发哨人」急诊科主任艾芬。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有人将文字转为英文、变形字、篆体、摩斯码、盲文版等,以各式奇招令文章「复活」。网图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