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易经》的道理——随流顺变

2020-01-02 09:57

这几天讲《易经》,《易经》是变的哲学。孔子在读《易经》的笔记《系辞传》里提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用较显浅的方法讲述《易经》的道理,就是根据观察天文现象、地球物理和生物的形态,窥见其中变化的哲理。按国学大师南怀瑾对《易经》的演绎,《易经》是讲述变化的道理和变化的必然性,而我们要随流顺变,普通人是跟着变化之后走,一点也作不了主,而圣人则掌握了法则,对天地的变化了如指掌。所以,第一等圣人是领导变化,第二等人是把握变化,末等人只是跟随著变化之后走,该变死,便跟着死;该变活,便跟住活,这就是普通人。关键要「随流顺变」。

南怀瑾举了一个例子,主人端出来的食物,是要请大家吃的,你不吃它,主人就收拾走了。你懂得去吃它,那就是你的智慧,吃与不吃,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食物的出现和消失,就是环境的变化,等着我们去回应,亦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命运。

南怀瑾这个食物的故事,让我想起一个例子,二○一四年的政改方案。政府当时提出,先由提名委员会提名,然后再全民普选行政长官(这是按《基本法》的规定)。反对派要求所谓的「真普选」,候选人不经提名委会提名,并于二○一四年发动「占中」,迫政府接受他们的意见,双方拉倒,结果政改方案亦于二○一五年遭到否决。五年过去,我们争取不到甚么「真普选」,在可见的将来,也不觉得会争取得到。从发展民主的角度看,一个虽然由提名委员提名,再由全民参普选特首,当然好过由一千二百名选举委员选特首。当天不吃,食物拿走了,变成没得吃。《易经》教导我们要随流顺变,关键都要抓着大方向,知道物换星移,会朝着边那个方向转变。就好似搭车一样,搭上一辆快车,很快便会达到目的地;但搭上一辆慢车,甚至是坏车,可能永远也到不了终点站。我们不要随错流,上错车。

现时香港的政治运动这样的撕裂,反对力量背后其实隐藏着争取民主自由、甚至是「港独」的目标。香港正面对两条路,一条是跟着中国走,另一条就是跟着美国走。美国声称会把香港带上民主自由之路,而中国很明显就要把香港带上稳定发展之路。即使不谈国家民族感情,这就像选择「跟大佬」一样,要判断「边个大佬跟得过」了。我在前几天的文章提到用《易经》的乾卦的六爻讲一条龙的运势变化,以及「三元九运」,可以借此分析中国的运势。下元的七运由一九八四年开始,每二十年一运,行完七、八、九运,已到二○四三年,一共六十年,目前只行了三十五年。用乾卦六爻去形容一条龙的发展,中国正去到「或跃在渊」的青壮阶段,还是一条在深渊河谷之间跳跃的壮龙,有时会面对一些阻滞困难,但中国总体仍是生气勃勃。中国这条小龙早几年面对最凶险的劫数是贪腐,中国若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雁行折翼,随时会有中衰的可能。幸好习主席上台,控制了贪腐。

美国在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后成为全球霸主,那时刚好是中元五运之始(五运由一九四四年开始),至今已有七十四年,美国已过了「飞龙在天」的全盛时期,步入「亢龙有悔」的霸王晚景。其实,早在二○○八年金融海啸的时候,美国已初呈败象,如遇明主,当可延续霸业,但可惜之后遇的是特朗普。特朗普只顾短期选举利益,竭泽而渔,老龙吃伟哥,甚么下场大家心中有数。跟条老龙走,与搭错车无异。香港回归中国之后,就好似月球是地球的卫星,我们环绕着中国公转,就是「一国」;我们在自转,就是保持着「两制」。「一国两制」、自转和公转,并行不悖。如果我们要搞「港独」,不想再环绕中国转,但我们可以依凭甚么力量脱离中国的引力呢?意图强行离开,那种撕裂性的损害,难以想像。我们破坏不到「一国」,只会伤害「两制」。

学《易》,可以让我们明白随流顺便的道理,但有一定的历史观,才能顺应潮流,不会上错车,走二、三十年的冤枉路。(卢永雄)

全文刊于《头条日报》「巴士的点评」专栏

關鍵字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