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芝麻糊】希拉莉的百般滋味

2021-01-26 08:37
拜登在美国国会大厦外发表就职演说,电视镜头Pan到七十四岁的克林顿时,这位前总统闭着眼睛在打瞌睡。克林顿坐在妻子希拉莉旁,靠近前总统布殊和前副总统彭斯,两人都没闭眼,希拉莉也没有睡着,只是表情木独。

克林顿毕竟已经是古稀老人,而在拜登就职礼,心情最为复杂的应该是希拉莉。看见印度牙买加混血的贺锦丽身为副总统,风情万种的站在主席台,在老朽的拜登身边,随时接管政权。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总统,贺锦丽只有一步之遥。此一宝座,四年前本该归希拉莉所有。

贺锦丽何德何能,在加州出任检察官出身,最大的政绩就是铁腕重判。希拉莉则有广泛的国会、第一夫人、国务卿经验,民主党和共和党人脉深厚,对中国外交也有二十年的交往,只不过四年前饮恨输于特朗普。

贺锦丽一跳就是副总统。拜登摇摇欲坠,加上一上台就显然弱势,黑命贵和反法西斯组织已经即刻在极左方位点名向拜登施压,贺锦丽一可为缓冲,二可为内应,三则时机成熟,可以以极左势力为筹码,以可以有号召力稳定大局为威胁,取拜登而代之。

此一女人的小算盘,也只有同是女人的希拉莉才看得明白。贺锦丽被指卖风骚做情妇上位,而希拉莉一直都是克林顿的正室,克林顿在外偷食,又令希拉莉感到极大焦虑,这一点正是希拉莉的痛处。

所以就职典礼,希拉莉见到贺锦丽,心头不熊熊怒火者几稀。但如此复杂的滋味,又可以向何人诉说?难道向身边钓鱼瞌眼瞓的克林顿诉心声不成?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