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教育专访】中学校长会主席邓振强:社会复和不易 期望教育界守住专业

2020-07-30 17:44
即将退休的邓振强校长坦言,在社会撕裂下,学界面对挑战不轻,但校园应是理性讨论的环境,师生可为社会复和先行一步。
即将退休的邓振强校长坦言,在社会撕裂下,学界面对挑战不轻,但校园应是理性讨论的环境,师生可为社会复和先行一步。

「停课只是把矛盾掩埋了,不代表从此没有,开学后一定要做疏导」,投身教育界近四十年的中学校长会主席邓振强即将退休,过去一年教育界先后经历反修例争议与新冠肺炎疫情,面对时而躁动时而寂静的校园,教师亦面对挑战,他坦言社会从撕裂走向复和不易,但校园有条件达致和而不同,期望教育界守住专业,以师生福祉作独立判断。

在天水围的香港管理专业协会罗桂祥中学,担任创校校长二十六年的邓振强,八月底将退下火綫。

回顾过去一年,教育界挑战重重,担任中学校长会主席的他,曾统筹校长们走进被示威者占领的理工大学校园,接走被围困的中学生,「学生有危难,校长便一定会去帮忙」,他坦言最感困难是去年十一月的「大三罢」,「教育界从未经历过这样的躁动,不是既有知识、能力与经验可以处理,更不知局势会怎变,学生返校又会怎样。」

庆幸的是学生复课后仍是守规受教,「大家似乎有种心理契约,希望学校维持平和的环境,我了解师生情况便再不担心,否则就不会去理大。」随之而来的新冠疫情,导致持续停课,校园看似回复平静,但邓振强断言「停课只是把矛盾掩埋了,不代表从此没有」,他强调社会事件对人们造成的创伤不容回避,社会撕裂后走向复和仍然困难,但校园有条件先行一步,前綫教师有责任聆听学生的不同经历与看法,校园亦应是理性讨论的环境,而非对立与冲突,「校园每个人其实都在尝试复和。」

当下是教改先兆

社会对立使教师专业操守备受关注,有意见更批评教育系统千疮百孔,邓振强认为当下是教改的先兆,「但今次有别于二十年前那样,有实证研究发现问题,大家讨论再决定怎样走,而是没有研究便先下结论,这是否业界与社会接受?如无共识,对立的社会又怎么同行?」他感慨称,教育统筹委员会在教改提出的「二十一世纪教育蓝图」,提到培养学生「愿意为社会的繁荣、进步、自由和民主不断努力,为国家和世界的前途作出贡献」,如今前綫教师提及「自由与民主」却要担心被投诉,「如有禁忌与红綫、教师自我设限,校园气氛倾向保守,不符合教改提倡的开放型学习环境。」

扬言退休后「远离江湖」、享受人生的邓振强,预视教育界未来挑战更大,寄语业界坚持教学专业,维持自主空间之馀,面对艰难选择时,须以师生福祉作独立判断,「要问自己投身教育界的初心为何,脑海要有孩子的形象。」

邓振强两年前开始挑战马拉松,虽未能与学生分享体会,但相信他们更能珍惜现在。 
邓振强两年前开始挑战马拉松,虽未能与学生分享体会,但相信他们更能珍惜现在。 

为了在退休前的散学礼勉励学生,邓振强两年前决心从头学起,以参加马拉松比赛为目标,虽然任务达成,身体力行证明只要订立目标,再多困难都能克服,但新冠肺炎令学校提前放暑假,令这篇筹备经年的临别劝勉,未能如愿说出,但他却发现另有教育意义,「人生就是这样」。

邓振强笑言,两年前决定练习十公里长跑,翌年在港参加两场十公里比赛后,同年十月远赴北海道参加网走马拉松,背后驱使他的正是退休演说,「我讲了几年爬山经验,学生听得有点厌,退休不如转个兴趣,希望他们知道就算我五十九岁才开始跑步,几时设定目标都做得到。」全校师生都知他挑战马拉松,过程中曾经受伤,邓振强坦言不知成功能否,但肯定是不能「怕瘀」,「我年纪这么大都可以改变,你们还年轻,只要有目标,一定可以改变。」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新冠疫情令散学礼被逼取消,邓振强没法亲身对学生讲临别演说,但他认为未尝不是好事,「人生就是这样!全港学生难免觉得这是『破碎的一年』,很多事情想做却未能完成,既然这样就更要珍惜,相信他们经历过更易适应转变」。

记者:梁子健

最新回应

關鍵字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