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陈振聪明年七月出狱 出书首揭邂逅甜甜内情

2020-09-21 00:00
■陈振聪与龚如心在华懋的办公室,穿情侣装合照。
■陈振聪与龚如心在华懋的办公室,穿情侣装合照。

  (星岛日报报道)《星岛日报》得悉,曾成为城中热话的风水师搭上千亿女富豪龚如心,最终因伪造遗嘱罪成沦为阶下囚的陈振聪,将于明年七月三日刑满出狱。被重判入狱十二年的陈振聪,因在狱中行为良好,扣除三分一假期,实坐八年监。他重获自由后,将展开「大反击」,洗脱个人污名外,另将他与龚如心过去十五年相处的轶事以「聪心说」为名出书,本报取得部分手稿,陈振聪在书中披露龚如心临终前在病榻中说「本来挺好的,与老爷的官司完结,天下太平了,为甚么现在才来生病,真的很不服气」。

  消息称,现年六十一岁的陈振聪自一三年中服刑至今七年,他除了报读公开大学的中国文学和香港历史,以及浸信会的神学课程外,闲时在狱中吟诗作对打发时间,并于一六年九月决定将他自九二年与龚如心邂逅,后来成为情侣知己不为人知的细节, 一一以笔记录下来,并打算以「聪心说」为名出书。陈振聪在书中提及龚如心曾对他说「如果我们两个人,永远都不会老,那就好罗」。龚如心亦坦言「我真的从未做过主妇,你是我人生至今唯一一个吃过我亲手煮饭的人,我小时候都没有煮过饭的」。

  将面世的「聪心说」,陈振聪花近七个月时间完成,第一部分的章节分有「如聪初识」,「最后客户」,「人前人后」,「唯一客户」,「沙田巡视」,「探访妙清」,「欢乐时光」等等,字里行间可反映虽然名下有八百亿资产,掌管整个华懋集团的女富豪龚如心,原来拥有一颗少女心及充满幽默感。陈振聪亦提到龚如心经常教导他做人做生意的道理,「总之生意赚钱,是一定要没有休息的心,要有最浓厚的赚钱兴趣,才会成功的」。如心更盛赞「李超人,我真佩服他,够聪明,够辣」。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二日上午十一点,风水学校『振业兴隆堂』的创办人陈振聪在蒙头大睡,被立法会议员梁锦濠来电吵醒。一九九○年四月华懋集团主席王德辉被绑架,绑匪声称王德辉被扔进海里,王太龚如心认为丈夫有可能还没死,四处打听王德辉下落,其中不乏风水师,梁锦濠将他推荐给龚如心。」

  陈振聪在书中形容,龚如心与夫以吝啬、悭钱闻名,五十多岁龚如心甚至人称「灭绝师太」,有个广传的故事说,王德辉一九八三年第一次绑架案破案后,夫妇俩请警员吃大餐,警察们兴冲冲前来,结果请他们吃的是十元钱的饭盒。

  陈振聪三月九日刚完成大婚,几乎忘了中午约了梁、龚二人,他即驾车直冲至华懋广场二楼的雪园,梁锦濠已在门外等候,他向龚如心打个招呼后,梁龚等人继续商谈建屋起楼之事,他不懂只好默坐一旁不语,他点了乾炒牛河。此时龚如心开口问,「你的风水师很厉害吗,可以找到失踪的人吗」,陈振聪回道,「我风水知识是否厉害,自己也不清楚,我学的天图布局,是家父教我的,与一般风水术不同,至于能不能用来寻找已经失踪的人,两者没有直接关系」。

  龚如心看来有些失望,并对陈振聪说,「要是没有其他事,那你就先走吧」。陈振聪不甘就这么离开,于是说「我刚才还叫了一碗乾炒牛河,不如等我吃完再走」。龚如心转为热情地说,「当然可以啦,乾炒牛河够不够你吃,雪园是华懋集团旗下的产业,这里有很多好吃的东西。」陈振聪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龚如心的性格,「这个女人从寒冬到春暖,只用一秒钟」。

  「龚如心实际上一直暗暗留意这个年轻风水师,看对他冷落,就又转过头问,乾炒牛河好吃吗」,龚如心接着说「你看我今天怎么样,我今天好运吗」,陈振聪坦言不太懂,但说「我觉得你昨天晚上一定睡得不好」,龚如心笑说,「是熊猫眼罗」。陈振聪继续说,「你一定有严重的头痛,不是一天半天,也不是两片止痛药可止痛」,龚如心回答,「确实如此」,陈振聪说,「因为你跟我妈妈一样,她都是不到两三天就痛一趟,这个痛,我能医啊」,龚如心不太相信说,「是吗」。

  陈振聪却有意卖个关子,肯定他可以治,却又故意不就,并表示饭已吃完,他该走了,龚如心即喊住他「怎样联络你呀」,陈振聪回应,「你可以打我传呼机」,龚如心便着他将传呼机号码记下在她的记事簿内。

■陈振聪将于明年七月出狱,有意出书及到厦门打官司,为自己「大平反」。
■陈振聪将于明年七月出狱,有意出书及到厦门打官司,为自己「大平反」。

最新回应

相關新聞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