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教育|「翻轉教學」疫下突框破架 改變傳統促進自主學習 【614期】

2022-03-10 07:00

對從小在香港接受傳統教育的幾代人來說,學習等於在課室裏聽老師講解課本知識,然後回家做功課。這種尋常不過的學習模式,近年因「翻轉教學」(Flipped Learning)模式而出現變化,有逾三十所中學更透過先導計畫,嘗試實踐此教學模式,學生在家使用電子教材預習成為重點,上課時則以討論及解題為主,老師講授知識不再局限於課室,令學習在時間和空間上更具彈性,紓緩了新冠疫情期間頻繁停課所引起的問題,亦幫助學生適應網上自主學習的趨勢。

先導計畫初中試行
簡單而言,「翻轉教學」是把上課和做功課的次序調轉,從一直以來學生上課聽書、下課做功課,變成課前做預習、上課討論。「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負責人、香港中文大學學能提升研究中心副教授藍澧銓指出,此模式的好處在於可訓練學生自主學習,並增加同儕間深入探討的時間。「雖然『翻轉教學』在香港仍屬起步階段,但在台灣和不少西方國家已獲廣泛應用。」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下稱先導計畫)由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合作於二〇一九年正式推行,目前有三十二所夥伴學校,在中一至中三級的數學和英文科試行。該計畫為夥伴學校提供電子教學資源,並為老師提供培訓,讓他們掌握以電子教材輔助教學的技巧,又派專家到校個別指導老師。

「翻轉教學」模式着重使用電子教材輔助教學,學生上課時使用平板電腦作探究,過程中老師會巡視以支援學生。
「翻轉教學」模式着重使用電子教材輔助教學,學生上課時使用平板電腦作探究,過程中老師會巡視以支援學生。

 

老師有更大發揮空間
中華基督教會基智中學為先導計畫的夥伴學校之一,該校老師劉健豐更於計畫的「翻轉教學」個案比賽數學組奪得冠軍。他一直樂於嘗試以不同教學方式授課,參加先導計畫後及在學校的全力支持下,在他任教的中一級數學課上全面推行「翻轉教學」模式。他說:「實行約一年後,發現新模式可填補傳統教學缺乏討論和針對性指導的不足,有助提升學生的學習效能。」

兼顧課堂前後 優點逐樣睇
根據劉健豐的分享,「翻轉教學」的理念可總結如下:

1.課前︰學生須先觀看課本例題短片,並完成預習題目

優點:
i. 老師將講授知識部分預先錄影,學生可隨時及多次觀看直至完全理解內容
ii. 學生在預習時已消化基礎知識,知道不明白之處,上課時可提問
iii. 老師即時檢視學生的預習回饋,調整教學策略

2.課堂上:老師針對學生在預習題目中的表現重點解說,鼓勵學生小組討論;學生在課堂上使用平板電腦進行探究並完成工作紙

優點:
i. 老師善用面授時間,講解較艱深的概念及題目,焦點處理常犯錯誤
ii. 學生有更多小組討論機會,促進同儕間的協作溝通,並透過在同學面前示範提升自信

3.課後:學生需要達成老師給予的目標,但不會有大量習作

優點:
i. 由於在預習及課堂上已完成不少重點題目,家課大為減少
ii. 提早於預習期間已知不懂的地方,故學生有更多時間發掘問題及尋求答案

 

現時學生已習慣在課堂上使用平板電腦等電子設備學習及探索知識。
現時學生已習慣在課堂上使用平板電腦等電子設備學習及探索知識。

 

課前重點:教學影片、預習題目
劉健豐認為,「翻轉教學」模式給予老師大量空間建立自家教材及課堂流程。他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思,為中一數學科製作完整教材。

他指出,在「翻轉教學」模式中,學生吸收基礎知識的重點階段為課前預習時間,因此老師需投放大量心力準備預習內容,包括以講解課本例題為主的教學影片,以及檢視學生學習進度的預習題目。

在其得獎教案中,劉健豐細述了使用「翻轉教學」方式教授數學課題「全等三角形的判定條件」。首先,他從先導計畫的免費教學資源平台、出版社及坊間電子教材中,挑選了介紹三角形判定條件(邊長和角度)的材料,再加入自己的語音解說、螢光顏色標示重點,以及利用旋轉圖形等動態示範,組合成配合其教學風格的短片。「學生觀看短片教材、對課本內容有一定認識後,繼而使用Google Forms完成預習題目。配合電子批改功能,可讓學生立即知道答題是否正確。老師亦可通過分析Google Forms的統計資料,了解學生作答情況,從而知道最多人答錯的題目、最常犯的錯誤等,上課時便能針對地解說。」

圖為數學科老師劉健豐設計的探究工作紙,部分印有二維碼(QR code, 紅圈內),學生掃描後便可即時觀看示範影片。
圖為數學科老師劉健豐設計的探究工作紙,部分印有二維碼(QR code, 紅圈內),學生掃描後便可即時觀看示範影片。

 

課堂重點:工作紙、電子探究活動
課堂中,劉健豐先進行探究活動,然後與學生重溫預習時的常犯錯誤,並分組完成工作紙,最後總結課堂。「探究活動採用電子方式,主要解釋一些抽象概念,令解說更視像化。」以三角形判定條件的課題為例,探究活動是利用動態幾何代數軟件GeoGebra,讓學生於平板電腦自行探索,如通過改變三角形的邊長和角度,加深對課題的理解。

課堂亦重視小組討論環節,讓學生多交流,「以前學生做功課時遇到困難,只能在家獨自嘗試解決,但現在他們做了課前預習,已知自己不懂的地方,上堂可問老師,也可與同學討論。」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的短片指出,「翻轉課堂」的四個關鍵因素為課前學習、學習鼓勵、課堂活動及學習評核。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的短片指出,「翻轉課堂」的四個關鍵因素為課前學習、學習鼓勵、課堂活動及學習評核。

 

照顧學習差異
「部分成績不好的學生,未必是理解能力較遜色,而是因為不喜歡閱讀文字,又沒有人指導或解答他的疑問,因此在學習上出現阻滯。這些學生或更適合以電子教材學習。」劉健豐認為,不論屬視覺型、聽覺型或社交型等不同學習風格的學生,以電子教材配合課堂討論的教學模式,都能照顧其學習需要。

除了老師準備的教材,他又鼓勵學生在課餘時間尋找坊間的電子教材自學。「有些學生雖然能夠從網上教材中學到知識,但未必懂得應用,因此現時老師的主要工作是把教材與考試題目連結,讓學生理解教材內容後,再應用於解題上。」

雖然以電子方式示範有助解說,但為了讓學生懂得應試,劉健豐也會教導他們以紙筆方式解答題目。
雖然以電子方式示範有助解說,但為了讓學生懂得應試,劉健豐也會教導他們以紙筆方式解答題目。

 

促進自主學習
在學校推行了近一年「翻轉教學」,劉健豐感到此模式對老師、家長和學生三方皆有好處——對老師而言,可更有效調整教學策略、照顧不同學生的學習差異;家長則可通過孩子完成預習或工作紙的進度,了解其學習進程;對學生而言的好處更甚,「現在學習不再局限於課堂上和課室內,有助訓練學生分配課餘時間,培養自律習慣,並可利用配合自身學習風格的方式自主學習。先導計畫降低了自學門檻之餘,亦提升了學生的媒體素養,訓練他們從網上氾濫的資料中,選取最適合的材料使用。」

藍澧銓指出,新冠疫情下難以穩定推行面授課堂,不少學校管理層已注意到需要改變傳統的學與教模式,紛紛思考能夠適應新常態的教學方法。「過去兩年,網上教學已成必然方式,先導計畫在此時可輔助教學,而在大環境促使下,也加速在教育界推廣和讓大眾接納這種新模式。」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的網上資源平台提供教學材料、學習數據及一些自主學習功能,如電子獎章等,供參與學校使用。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的網上資源平台提供教學材料、學習數據及一些自主學習功能,如電子獎章等,供參與學校使用。

 

鼓勵學校作新嘗試
「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旨在通過為學校及老師提供資源、技術與培訓,於本港中學推行及研究「翻轉教學」,並舉辦遊戲及競賽,鼓勵學生運用計畫的資源及平台自主學習。現時平台有約五千名學生用戶及約一千名教師用戶。

藍澧銓表示,觀察到不少夥伴學校願意投放大量資源推行「翻轉教學」,亦有不少老師主動查詢計畫詳情。「過去兩年校方和學生都逐漸習慣在家使用電子產品學習,對網上學習的熟悉和接受程度已大為提升,因此鼓勵更多學校在教學形式上作新嘗試,例如引入『翻轉教學』。」

劉健豐(中)早前於「翻轉教學個案比賽」數學組獲得冠軍。
劉健豐(中)早前於「翻轉教學個案比賽」數學組獲得冠軍。

 

夥伴學校助研究評估
另一名「賽馬會『翻轉教學』先導計劃」負責人、香港浸會大學全人教育教與學中心總監鄺福寧分享,該計畫剛推出時遇上社會事件及疫情,故意識到必須提高彈性,由原本針對面授課堂的方案,擴展至網上教學也適用的方案。她期望未來可把計畫逐漸推廣到更多學校,「雖然現時先導計畫只針對初中課程,這是由於初中的教學範圍及內容較高中固定;另外相比小學生,初中學生較自律,可以自學,因此先在初中推行,其實我們的目標是推廣至更多年級、應用到更多科目上。」

先導計畫正招募更多夥伴學校,不時舉辦講座及工作坊,讓老師學習更靈活使用電子教材,專家小組亦會到訪學校與老師一起備課和上課,最後會就參與學校作出研究和評估,以累積數據和經驗,有利於日後更廣泛地推行「翻轉教學」。

註:相片於新冠疫情期間拍攝,在場人士均嚴格遵從當時實行之防疫措施

文:周子欣 圖:受訪者提供、星島圖片庫

延伸閱讀
升學教育|九龍真光中學 「見、心、思」三大範疇推動【610期】

升學教育|沙田培英中學 STEM成資優教育重點【610期】
 

關鍵字

最新回應

關鍵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