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

【升级爸妈】毋忘妻子与子女重新振作 林子博用爱跨过低谷

2021-04-10 07:15

对艺人林子博而言,以心力交瘁来形容近两年的经历并不为过。二○一九年他太太不幸患癌,过往一直跟太太互相扶持的他,要身兼母职,独力承担照顾家庭的责任,同年他又未获前公司续约,面临失业。

当时很多人替林子博感到担心,不过自言拥有阿Q精神的他回想往事,倒觉得这是上天给自己机会停下来,全心全意照顾太太。虽然太太最终不敌病魔,但林子博觉得一对子女是太太留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所以他正努力从伤痛中振作起来,好好照顾子女跟家庭,坚强地生活下去。

「十多年,真的太短。」林子博慨叹地说。

林子博跟太太Shirley结了婚十七年,去年他痛失爱妻。Shirley是前年四月被确诊患上罕见癌症「平滑肌肉瘤」,但她仍勇敢对抗病魔,至去年十月离世。

「过往是我跟太太共同经营家庭,但太太确诊后,我就要独力面对很多事情。」那时林子博要每天叫孩子起牀上学、煮早餐、接孩子放学、前往开工、陪太太覆诊、做家务。他坦言,那段时间非常疲累,但即使过程有多难受,他仍要继续向前。

不过,人的运气低处未算低,林子博谑言,未知上天是否知道自己太过忙碌,就给他机会在太太确诊的同年失业。「我很有阿Q精神,觉得这是注定的。因为这样我可以全心全意陪伴太太抗癌和照顾家庭,不要让太太独自面对。如果我中间还忙于工作,相信太太离开后,我会很自责,觉得自己做得不足。在这年多,虽然我不是做得最好,但我觉得我有尽力。」林子博自言没有感到遗憾的地方,只是最让他感到可惜的,或许就是未能跟Shirley共度馀生。

子女懂事 不想父亲费心
在太太抗病期间,林子博指自己犹如家庭医生,要时刻关顾家人的情绪,加上正值疫情,家属要到医院探病,更是困难重重。「由于太太在治疗过程会出现很多的副作用,我也有很多关于进行疗程的决定要跟她处理。而孩子前往探病前,都要先兼顾好自己的功课,但同时又担心妈妈的病情,所以我需要处理很多情绪上的问题。」

可能一对子女年纪尚小,他们对于癌症未有清晰概念,「反而逐渐经历生活上的转变后,他们慢慢意识到妈妈的病情,例如妈妈会因化疗而脱发、家里的琐碎事全由我一人完成、四人入院但三人回家等。」

林子博忆述有次探望完Shirley后回家,大女主动问及妈妈的情况。「我告诉她妈妈病情进入第四期,接下来需要很多的治疗,女儿便哭了。青春期的小朋友都不想展现脆弱的一面,但她当刻忍不住哭时,我就知道她长大了,意识到发生甚么状况。」

幼子则以行动向辛劳的爸爸送暖。「他常叫我不用理他们,指会自己做早餐、自己出街吃饭,又叫我不用给他零用钱。」孩子未必天天以泪洗面,但意识到家里的转变时,却能懂事地以另外的方式关心父母。

鹣鲽情深 需时适应离开
面对家庭的转变和妈妈被病魔所困,林子博指一对子女最感煎熬的时间,是妈妈确诊至离世这段时间。但在妈妈离开后,他们的情绪较爸爸平复得快,而林子博就仍需时间冲淡伤痛。

林子博现跟儿子同房睡,其实在太太生病期间,他因怕弄伤身体和骨头变得脆弱的太太,已没跟太太同牀睡,而到现在他仍未能回到跟太太同睡的那张牀上睡觉。「怕自己会不断想起她,容易钻牛角尖。我曾考虑搬屋,但我觉得搬屋只是逃避,我想先尝试能否自己解决问题,希望能自己医治自己。我相信时间可以冲淡伤痛。」

同记住开心片段
太太因病离开,却为林子博留下最珍贵的礼物,就是一对可爱的子女。「如果我们没有生下孩子,我相信太太的离开就真的像在这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但现在我看到一对子女,就觉得太太其实一直都在,也想起很多跟太太有关的事。」

忆起太太难免伤感,但林子博从另一角度看,觉得跟子女共同回顾跟太太的片段,也是一种心灵鸡汤。「至少有他们,跟我同样熟悉太太的人在,可以一起诉说过往的经历。」所以林子博有时会跟子女翻看旧照,用轻松的方式分享自己结识太太的经过、太太怀着孩子时的变化,还有她的「蛇????」事。

「我觉得人面对伤痛,需要多说出来,不然长期郁闷不展,情绪病就会找上来。」某程度上,林子博也希望藉此引导子女说出心中情感,但似乎林子博是多数反被安慰的人。「儿子有着暖男性格,每次看见我分享妈妈的事时,就会马上递上纸巾,我会跟他说没事的请放心,我能处理。」

努力重新站起来
以往跟太太协力照顾孩子,现在只剩下林子博一人,他不禁表示有时会手忙脚乱。「我大女十五岁、儿子十一岁,其实我应放手,只是我不太放心,所以有时都会请钟点姐姐帮忙。」

为了尽快治愈自己,重过正常生活,林子博开始接下很多的工作。「现在工作很忙碌,有主持电台和网台节目等,下星期又开始电影拍摄。工作都是令自己快点重新振作的方法。」工作接踵而来,变相自己未能经常打电话问孩子的功课和日常情况,「不过子女都明白,因为他们也知道家里都要回复正常。我相信太太也想我尽快重新站起来,令家庭回复正常,这才是对离开的人最大的报答。」

望子女延续父母的爱
孩子逐渐长大,林子博也开始考虑子女升学的问题。想到学业问题,林子博指自己会从太太的角度出发,「如果她还在生的话,她会怎样做?以前我们对于一些决定偶有争拗,但都会互相退让。所以现在我也会跟女儿商量,因为她较年长,有自己的主见。」林子博跟太太都希望子女能够大学毕业,他就表示有跟女儿商量过送她到外地读书。

访问当天恰巧幼子参加中一面试,林子博坦承自己在孩子的学习上未必能帮很大的忙,但主持和试镜经验丰富的他也有为儿子的面试尽一分力。「我在家叫儿子穿着校服模拟面试情景,像试镜一样让他作自我介绍和解释报读原因,希望自己可帮忙的地方就尽量帮。」

将目光再放远点,林子博希望子女将来成家时,可想想父母是如何建立和维系家庭。「我太太常说别浪费金钱去旅行,但我觉得若能换取快乐,何乐而不为?」故林子博坚持每年至少带家人去一至两次旅行,希望制造美好的回忆。「我希望自己能正面影响子女,他们将来成家时懂得延续父母给他们的爱。」

分享经历医治自己
林子博觉得分享自身经历可以帮助其他人之馀,也希望能「自医」。早前,他出席了致力推广生死教育及哀伤辅导的非牟利机构「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举办的「YANA心伴行与您继续同行暨心系心2021活动巡礼」。该机构的「『YANA心伴行』丧亲家庭辅导支援计划」将在来年继续帮助曾经或正在面对丧亲所带来的哀伤而希望得到情绪支援的家庭,内容包括学童及其家庭哀伤辅导和重建支援、单亲父母就业辅导、同路人支援小组及家长教育工作坊等。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宣扬积极人生和珍惜生命的信念,望计画能助丧亲家庭勇敢面对生活。

如何向年幼子女解释亲人离
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创办人李昕指,不少家长对向年幼子女解释亲人离世都觉无从入手,「失去亲人的伤痛的确难以单纯用言语表达,所以我们可以利用道具辅助。」

方法1:绘本共读
「像绘本《最后的告别》,讲述小老虎经历失去虎爸爸的故事。家长在过程中可道出家人的类似情况,让子女反思那些情景。 」

方法2:砌LEGO
若想了解子女对家人离开的情感,也可以让子女用LEGO砌出家庭的变化和模样,引导孩子讲出感受和经历。

 

文:刘嘉晓 图:刘嘉晓、受访者提供、林子博Facebook及IG

最新回应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