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媛專欄|復甦生息 從老照片看香港近代變遷

2022-01-06 00:00
香港島的舊天星碼頭,對面的干諾道其時有一幢幢愛德華風格建築物沿維港而建。(黑白圖片)
香港島的舊天星碼頭,對面的干諾道其時有一幢幢愛德華風格建築物沿維港而建。(黑白圖片)

新年伊始,謹祝各位讀者朋友事事順利,身體健康。過去兩年的確不容易,但是比起我們父母一代,今日我們的生活條件其實非常優渥。

文:蘇媛 圖: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提供

兩名衣着優雅的女士在山頂拍照留念,山下是中環市區。(黑白圖片)
兩名衣着優雅的女士在山頂拍照留念,山下是中環市區。(黑白圖片)


經常在長輩口中聽到他們形容上世紀四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在香港的艱難歲月,如何靠勞力賺取微薄的報酬、十多口人住在狹小沒有廁所的房間、到戲院看電影已經是最奢華的享受等,覺得不可思議,也對上一代香港人充滿敬意,畢竟我們今天嘗到的,都是他們辛苦耕耘下的豐碩成果。當年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香港百廢待舉,市民生活艱難,大部分人過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到了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的工業起步,民生得到改善,到了七十年代,經濟迅速發展,為日後香港經濟突飛猛進打下穩固基礎。

黑白照看城市發展

目前正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展出的一批歷史照片,正是記錄這段艱難歲月。《復甦生息、逆中求存、重振旗鼓》展覽由歷史遺珍攝影基金會創始人艾思滔策劃,展出三位文化背景各異的攝影師的作品,包括Hedda Morrison、李福志和Brian Brake,共有八十多幅黑白和彩色照片,展現香港橫跨三十多年的蛻變。

Hedda Morrison於德國出生,是一位紀實攝影師,曾在北京和東南亞地區工作,作品多以平民百姓的生活面貌為主題,展覽中一幅香港街頭香煙檔小販的照片,正是她的作品。照片中小販一臉愁容但眼神銳利,似乎在為日子擔憂,細看還可清晰看到不同香煙的牌子,許多相信早已停止生產,在街頭香煙檔已近式微的今天,這張照片不僅記錄了一位小販的生活,也記錄了當時香港的社會。

二戰剛結束百廢待興,民生困苦,像相中在街頭擺賣的婦人,日子都過得憂心忡忡,前路難以預測。(黑白圖片)
二戰剛結束百廢待興,民生困苦,像相中在街頭擺賣的婦人,日子都過得憂心忡忡,前路難以預測。(黑白圖片)

另一位攝影師李福志是新加坡人,於1947年抵達香港,在親戚的影樓學懂攝影的入門技巧,後來成為攝影師傅。由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他在山頂專門為遊客拍照及售賣相片,後期則主要擺賣香港風景照,部分展品正是他當時的作品,其中一張展品出現了兩位優雅的年輕女士,一位穿着長衫,一位穿着洋服套裝,巧笑倩兮,看來似是出身良好家庭。對李福志來說,維護尊嚴、從事有用的工作自娛自樂、拍照和售賣相片,都是畢生的亮點,展覽中展出其五十多張黑白作品,是對他一生的致敬。

彩色照憶經濟起飛

展覽中二十多張描繪香港上世紀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彩色照片,則是由紐西蘭攝影師Brian Brake於1962年至1976年常駐香港時拍攝,在搬到香港前,他曾在著名的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工作,周遊列國,攝影作品獲多份當代攝影雜誌刊載,包括記載了享負盛名「季風」系列攝影報道的《生活國際》及《國家地理》雜誌。他在香港的年代,正是香港經濟起飛、邁向黃金時代的開端。他以彩色照片記錄當時街頭的熱鬧景象,相比上世紀四十、五十年代,明顯看到香港社會的變化。經濟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隨之提高,如新春期間旺角街頭的年花檔,一片熱鬧,另一張照片則捕捉了著名中餐食肆內的一桌人,食肆的紅柱、紅枱布及侍應生的紅色小鳳仙服飾,與悉心打扮的食客相映成趣,畫面喜氣洋洋,各人的表情、姿態和構圖充滿戲劇效果,不禁想起小時候與家人去飲喜酒的場面!

從廚師的帽子可知這是著名粵菜食肆翠園酒家,從人物的衣着看來,應是1970年代拍攝。
從廚師的帽子可知這是著名粵菜食肆翠園酒家,從人物的衣着看來,應是1970年代拍攝。


負責策劃今次展覽的歷史遺珍攝影基金會,是於2008年成立的香港非牟利機構,致力發掘亞洲的歷史攝影作品, 擔當橋梁角色,將被人遺忘的亞洲逝影公諸於世,與同好分享。亞洲協會香港中心今年成立十周年,會址是舊域多利軍營軍火庫,富有歷史價值,在這裏舉辦香港歷史照片展覽,實在很適合。

回顧香港歷史並不只是為了懷舊,而是在緬懷之餘,增加對自己生活地方的理解,並對前人表達敬意,心存感激,讓自己更加珍惜目前擁有的一切。再看兩位女士站在山頂的照片,滄海桑田,數十年彈指之間,昔日伊人今何在?

關鍵字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