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法式劇場 超自然再談愛

2021-05-06 00:00
  經歷去年疫情洗禮劇場大門長期深鎖,近月疫情稍緩,本地劇壇也漸見新氣象,演出爭鳴,不少劇團甚至一演再演,好像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繼3月袁富華和關寶慧合演的《兩夫妻》,新作《超自然之戀》即將加入《法國五月藝術節》陣容,續有影視演員參演,再談情愛為何物。
  《超自然之戀》是法國劇作家及演員Martial Courcier 2001年作品,導演鄧樹榮於若干年前,接觸原著劇本《Plus Vraie que Nature》,覺得有趣,「其趣味之處,不在彰顯舞台科幻元素,而是把科幻設為框架,通過一個機械人,以及一個有血有肉的真人之間的愛情,講出何謂愛?人與人的愛、人與機械人的愛,能否互相借鑑?」
  但他當時沒想過要演出,直至去年《法國五月藝術節》,邀請曾於巴黎留學七年、操得一口流利法語的他,交出創作,叫他想起《Plus Vraie que Nature》,「一來演員少,二來該劇以喜劇包裝,道出值得人思考的問題,頗有意思。」事實上,這個主題已經愈來愈多人討論,「切合今天社會。」
  《超自然之戀》是法國劇作,香港話劇團即將三度公演、口碑載道的《父親》亦然,叫人想到法國當代戲劇之犀利,鄧樹榮便以百花齊放形容之,指其承襲法國新古典主義戲劇三大名家——莫里哀的喜劇,以及高乃依和拉辛的悲劇等戲劇傳統,也有荒誕劇等不同種類,並有西方戲劇常見以語言擴闊觀眾想像的特質,「廣東話基本上是『街頭語言』,在翻譯上有一定難度,難以完全轉移西方語言背後的邏輯思維。」
  鄧樹榮曾改編拉比什的《鴨蛋街烏龍殺人事件》、費度的《一拍兩散偷錯情》等法國劇作,以饗本地舞台觀眾,這兩個作品以至《超自然之戀》,都是喜劇,「法國喜劇是有迹可尋。」優秀的法國戲劇多不勝數,然而在本地未算多見,「始終不像英語那樣是第一手翻譯,懂法文的翻譯者沒那麼多。」
  鄧導除了找來葉榮煌、王耀祖主演《超自然之戀》,還邀請藝員黃智雯(Mandy),演出美女機械人Chloé一角。他於數年前已試着跟Mandy洽談合作,然而該項目最終擱置,直至籌辦《超自然之戀》之初,「覺得她的冷艷外形挺適合。但她當然不止擁有冷艷一面,而且劇本也呈多樣性。」Mandy坦言不以機械人理解這個角色,「或者說她有個進程,也有不同面向,集熱情、冷艷、可愛、優雅、感性於一身。」Chloé似乎會思會想、談情說愛,但到底是被輸入資料的程式演算結果,抑或真的擁有人類一樣的思考能力,「是一個懸念。」
  Mandy參考了網上一些像真度很高機械人、真人扮演機械人等影片,投影出Chloé的形象,談到最難理解的部分,是導演形容為「Unexpected」的結局,「這是我和你,作為一個人,所理解不到的。」她說,近年電視演出多為專業人士角色,這次不僅跳出「公仔箱」框架,還跳出角色形象框架,所演的甚至不是一個人類角色,坦言很好玩,但舞台演出比鏡頭演出辛苦得多,導演也告訴她,演出不是「自畫像」,叫她時刻警惕,「拍電視劇時,很容易會在某些形式不斷重複,找出容易的、舒適的方法,完成演出。」這次參演,叫她回想昔日在香港演藝學院習得,但已放下多年的技巧,好像聲音運用、身體探索等等,「現在(演電視劇時)用的,只是冰山一角。」說到底,舞台劇是自己的根,「很想Taste多些舞台演出」,也期待在不同媒介繼續探索。
  人類真的會愛上機械人嗎?鄧導說,對物生情,很易理解,「但如果涉及性,則可圈可點,我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但在我認知範圍內,則沒聽過類似的情況。」Mandy對愛的看法,則較着重靈性,也就是Soulmate那種感覺。鄧導解畫,《超自然之戀》要表達的訊息,通過劇中某些對白明言暗喻,譬如「作為一個愛的對象,機械人比真人可能更適合」等等,是悲還是喜?是人類的終局抑或未來?《超自然之戀》甚至已不科幻,變得現實了,「問題只是到底還可以走多遠。」

《超自然之戀》
日期:5月13日(四)至15日(六)/8:00pm
   5月15日(六)/3:00pm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網頁:www.tswtheatre.com

文:黃子翔 圖:鄧樹榮戲劇工作室、黃子翔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