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傳統與當下的對話

2021-05-06 00:00
  一位是以中國「女書」為靈感的意大利藝術家,一位是擅長以日常生活物料重新演繹中國傳統水墨的香港女藝術家,在一次文化交流中審視傳統在當代所蘊含的意義,就傳統展開有趣的對話。
  中國傳統社會男尊女卑,極少女性有機會讀書,但女性憑着縝密的心思和刺繡技巧,創作了一套獨特的文字和溝通方法,某程度上可說是對男系社會壓抑的一種挑戰。這種稱為「女書」的特殊「字母表」源於宋代湖南一帶,繡在衣服或扇子上,外人特別是男性不會看得懂,或只會覺得那些是花紋圖案,這種閨密之間的語言,像極今日電腦世界中的加密模式,世代相傳,據說「女書」有七千多個字元,可惜早已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沒想到在一位年輕的意大利男性藝術家作品中,看到「女書」的倩影,相當有驚喜。
  目前在灣仔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Design舉行的《Present Tradition》展覽,由該畫廊、新藝潮和意大利總領事館文化處聯合舉辦,展出曾在北京發展的意大利藝術家Alessandro Cardinale的《女書》系列,以及香港新進藝術家許開嬌的多件新作。展覽負責人表示,選擇兩位藝術家參與聯展,是他們對傳統的探索有共通之處,而表現手法各有特色:「傳統中已編纂的意義,因社會觀念變化的浪潮而遺失、忽視或改變。他們的作品是對當下傳統的探索,也是當下與傳統的對話。」
  Alessandro的作品相當具有動感,以特別剪裁方式將一條一條的棉布安裝在木框上,棉條之間留有縫隙,不同的角度觀看,有不同的效果,然而只有在一個特定的角度才可以看到全貌──一張幽怨而淒美的中國女性臉龐,當觀眾移動時,女子的臉龐也逐漸消失,表達了「女書」的隱晦外,還有對傳統消失的無奈,引起觀眾對傳統的再次審視。
  他作品的創作手法和探視角度,與同場展出的香港年輕女藝術家許開嬌不謀而合。許開嬌擅長通過重新詮釋中國的傳統材料和技術,用畫筆「刺繡」華麗的紙扇,以及用工筆畫鴕鳥來顛覆傳統:「Alessandro和我的作品很有呼應作用,特別是對刺繡傳統的探索。像『金魚系列』是我比較新的作品,希望探討刺繡是否必定在布料上?我找來的刺繡師傅聽到我要在塑料袋刺上金魚時都很驚訝,甚至推卻我,後來我詳細解釋,她們才答應,最終效果非常好。繡上了金魚圖像的塑料袋,它的功能是否改變了?我希望通過這個顛覆的手法,讓大家重新去看待存在我們四周的日常用品。」看掛在畫廊牆上的金魚袋,真是栩栩如生,藝術家成功打破當下與傳統的界限,提醒我們,傳統不是不可接近的,也不是難以破譯的,而是存在於當下,我們只須環顧四周,就能「重新發現」一些已被遺忘或視作理所當然的傳統。
  許開嬌於2014年獲得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士學位,並於2017年獲得中央美術學院(CAFA)傑出實驗藝術碩士學位,在2015年第一屆《新藝潮博覽會》獲得國際藝術家銀獎。這次展覽其他系列作品,包括以畫筆代替繡針畫出細膩青花紋縷的紙扇系列、探討「藝術品/非藝術品」關係的青花瓷紙巾等,其中一組展品是把鴕鳥分別畫在紙巾和陶瓷片上,許開嬌特意向一位景德鎮師傅學習製作陶藝,嘗試製作一片恍如紙巾般輕盈纖薄的陶瓷,由於陶瓷紙巾的表面並不平坦,要在其上繪畫精緻的青花圖案,是另一種挑戰,雖然有極具經驗的師傅協助,製作的過程仍不簡單,在經歷多次失敗和試驗後,每一片的陶瓷紙巾都別具形態,獨一無二。
  Alessandro畢業於威尼斯美術學院,專注光和視覺感知的主題,曾參加由意大利與外地的美術館、公共機構和當代藝術基金會的展覽,其中包括中國國家美術館、北京798藝術區等,可惜因為疫情關係,不能親身來港參加展覽,加上香港與意大利航班取消,展品也是在展覽開幕前一天才運到香港,可說是有驚無險。無法當面交流,許開嬌覺得很可惜,不過她表示相當欣賞他的作品,也從對方的創作中得到靈感。面對疫情肆虐超過一年,許開嬌的態度依然很積極:「各行各業都受到疫情打擊,藝術界也不能倖免,很多展覽都取消了,不過這也給了我一個機會靜下來,把握更多時間集中創作。目前疫情似乎逐漸受控制,希望可以逐步恢復正常,讓藝術家重新規劃,回到原來的步伐。」

《Present Tradition》
日期:即日(5月6日)至5月22日(六)
時間:星期一至六/12:00pm至7:00pm
地點: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Design Gallery/灣仔秀華坊5號地下
網頁:www.novalisartdesign.com

文:蘇媛 圖:Novalis Contemporary Art Design Gallery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