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Armani塗鴉

2021-04-15 00:00
僅僅在這世間停留二十七年的美國黑人塗鴉藝術家巴斯奇亞(Jean-Michel Basquiat,1960年至1988年),用他畢生的創作詮釋何為「反叛」。正在美國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舉辦的巴斯奇亞回顧展《書寫未來:巴斯奇亞與嘻哈世代》(《Writing the Future: Basquiat and the Hip-Hop Generation》)為我們呈現這位黑人藝術家如何在短暫一生中,與所謂的「主流」或「傳統」抗爭,執着找尋自己的風格,堅守自己的張揚。

自從高中生巴斯奇亞將餡餅扔到校長臉上,這個叛逆的年輕人再也未曾停止對於權威的質疑。他與同樣反叛另類的凱斯哈林成為好友,他在曼哈頓下城區的地鐵站、公園及街角後巷,留下色彩鮮艷且極具個人風格的塗鴉作品,儘管他從來不承認自己是一位「塗鴉藝術家」,就像著名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夏加爾一向認為自己的作品就是現實本身。

與當時尚未成名的麥當娜拍拖,似乎仍未足夠證明巴斯奇亞對於音樂的熱愛。這位爵士樂迷和嘻哈樂迷從不避談音樂對其創作的影響,在他眼中,爵士音樂的即興與嘻哈音樂的玩世不恭,都是引他心動的特質。當然,在彼時白人主導的藝術世界,非裔藝術家想要展露頭角,絕不僅僅憑藉玩世不恭和叛逆,更要有對於藝術創作的足夠專注與至深熱情。麥當娜記得他曾經站在畫布前直至凌晨四點,《紐約時報》藝評人也曾用「堅定不移的畫家」來形容這位年少成名的天才。

據說巴斯奇亞曾穿着昂貴的Armani西裝作畫,肆意將顏料潑灑其上,這顯然意圖證明藝術家對於權力的質疑及對於主流的反叛。衣裝的昂貴與奢華,對他而言並無意義,而無止息的創作探索才是永恆。

文:李夢 圖:美國波士頓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