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喊Bravo挺好音樂

2021-04-01 00:00
如今才知,一些微不足道的希冀,好像在周末去聽一場古典音樂會,在這個瘋狂的世界,是那麼的不容易。

去年10月9日,香港管弦樂團舉行新樂季開幕音樂會,事後一名樂手確診,我和兩名當晚入座的朋友急急去接受病毒檢測。新樂季出師不利,開幕變落幕,隨後疫情反覆,轉眼四個月過去了,我和樂迷等了又等,終於等到3月12日港樂捲土重來,舉行名為《藍色狂想曲》的音樂會。

那一晚,限聚令下,文化中心演奏廳一半座位差不多坐滿,樂迷很熱情。序曲是阿根廷作曲家Alberto Ginastera的變奏協奏曲,op.23,豎琴幽幽地模仿Cowboy在撥彈結他,大提琴輕輕拉出引子,音韻很輕、很柔和。朋友說,忙了一天,有點疲累,入座聽此曲,有點昏昏入睡,她想有一個澎湃的開始。對此,我沒有意見,每次隨音樂入夢鄉,被美樂圍繞,是何等幸福!

Gershwin(歌舒詠)的《藍色狂想曲》,滲入爵士樂風的古典鋼琴協奏曲的傑作,由單簧管打頭陣,以長長的上揚滑奏,揭開序幕,樂思詼諧,令人樂透,是古典音樂史上最經典的開首。單簧管樂手滿臉漲紅,吹奏實在出色,我心中暗呼「Bravo!」,負責鋼琴獨奏的黃蔚然,起初彈奏洋溢慵懶興味,復加強跳躍動感,即興感愈見強烈,十分動聽,難怪她謝幕之後,台下獻花一束一束而來,多到她一次拿不完。

壓軸是德伏扎克的G大調第八交響曲,op.88,一首我喜愛的作品,尤其是第三樂章初段的舞曲,弦樂柔和典雅,優美迷人。四個月不見,由樂團首席王敬為首的小提琴部,純淨、明亮、華麗,富有光采。全曲奏畢,餘音未散,一名樂迷即高呼「Bravo!」,表達他心中激動之情。完場後,我遇上樂團新任主席David Cogman,他謙謙有禮地說,生怕疫下停演多月,港團水準未孚眾望,我說完全沒有這回事,樂手的演奏,既專業也一流,讓我跟那名樂迷一樣,再說一聲「Bravo!」。

文:劉國業 圖:香港管弦樂團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