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碼頭

2021-04-01 00:00
香港的貨運碼頭中,大概再沒有第二座像西環碼頭般熱鬧。不過隨着最近海事處以疫情為理由禁止公眾進入,這片曾被譽為優秀的公共空間也已成過去。

西環其實不止一座碼頭,然而受歡迎就只有石塘嘴電車總站對開這一座,大家已忘了它的真正名字叫「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只習慣籠統稱它為「西環碼頭」。相比起人工化、諸多「不准」的公園及康樂場所,西環碼頭縱使十分簡陋,休憩設施欠奉,反而解放了大眾對公共空間的使用想像。加上近年流行「打卡」文化,碼頭地面凹凸不平形成的「天空之鏡」,還有起重機、竹棚、卡板與貨櫃所營造的工業風,卻因此贏得「龍友」青睞,「Instagram Pier」的外號不脛而走。

回想我在香港大學讀書時,每天在西環行走,也未曾去過西環碼頭。直至後來那裏因「天空之鏡」而薄有名氣,剛巧我習慣了每星期有幾天放工後返回大學圖書館寫文或找資料,吃過晚飯,若時間不太晚,就會獨自在附近散步,於是便走到西環碼頭吹吹海風,讓腦袋放空,掃除一天的疲累。

站在碼頭盡頭,漆黑平靜的海面上,偶爾有從離島回來的渡輪駛過。對岸昂船洲大橋燈火通明,全港最高的環球貿易廣場,外牆不停彈出LED的字句。「打卡」的遊人散去了,來到碼頭的都是跑步、玩滑板、踏單車、遛狗、跳舞的街坊,也有三五知己乾脆坐在地上飲啤酒,各適其適。若遇上釣墨魚的季節,晚上的碼頭可熱鬧了,人們把探射燈照着海面引墨魚上釣,得手後忙不迭拿起「戰績」自拍一番。

我也曾在黃昏時分來到碼頭,跟大夥兒一起看着「鹹蛋黃」在大、小青洲後方緩緩落下,心裏竟有種莫名的感動。不過近一、兩年,特別是疫情以來,碼頭由早到晚都旺過旺角,有的人為了捕捉刁鑽角度,不惜站在貨櫃、起重機上拍照,不顧自身安全之餘,也妨礙人家工作,逐漸破壞了官民雙方互不干涉的默契,使我也不禁卻步。

說起來,數年前已有提議碼頭不再對外開放,但後來經各界反對才一度擱置。失去現在已是香港人的生活日常,之後再想放空透透氣,又該往哪裏去呢?

文、圖:曾肇弘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