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如絲如畫

2021-03-11 00:00
  看過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目前舉行的館藏中國織物展覽,覺得展覽的名稱《如絲如畫》實在太貼切!作品雖然是織物,但以絲作畫,手工之美,令人讚歎不已,特別是緙絲作品。
  絲綢與中國文化歷史有不可分割的關係,中國是世上最早發明養蠶的古國,以蠶絲作為紡織原料,到了漢朝,東西方貿易之路打通,正是大家熟悉的「絲綢之路」,可見絲綢在東西方文明、經濟各方面發展擔任重要角色。大家也許不為意,我們日常用語中,有不少是源於絲綢和紡織,例如「日月如梭」、「錦上添花」、「絲絲入扣」,甚至俗語的「先敬羅衣後敬人」,大部分用於形容美好之事。自古以來,絲綢被視作精美貴氣的象徵,地位最高的當然就是皇帝的龍袍,此外也是藝術和文人創作的媒介,刺繡作品集了功能、裝飾和藝術價值於一身,織物有如繪畫,主題廣泛,從樹木花鳥、傳說故事、人物等,工匠以針代筆、以絲為彩,創作出獨特的「跨媒介」藝術品。
  《如絲如畫: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藏中國織物》展品屬於清代至二十世紀中葉,大家可一窺中國絲綢作品的精妙和工匠的超凡技術。其中緙絲作品尤為精采。根據資料介紹,緙絲是一種以「生絲為經、熟絲為緯」,採用「通經斷緯」的方法製成的絲織品,所謂「一寸緙絲一寸金」,可見其珍貴。清代中期緙絲技術發展成熟,有大量雙面透緙法織造而成的作品,因為作品正反兩面圖案相同,雙面都不露線頭,特別適合製成屏風或插屏,例如展品《嬰戲圖》,描繪童子在山水庭園中嬉戲,畫面熱鬧祥和,寓意多子多福,是明、清期間流行的花紋主題,經常出現在瓷器、繪畫等藝術品上。
  另一展品《玉蘭黃鶯》是十九世紀末或二十世紀中葉的作品,以藍色為地,兩隻黃鶯形態不同,一隻佇立枝頭,一隻奮翅高飛,玉蘭怒放,充滿生氣。黃鶯羽毛與玉蘭花瓣顏色深淺變化的處理,以及鳥啄、爪子、眼神、動態的細膩入微,令作品栩栩如生,春意躍然「絲」上,看得入神時猛然醒覺這些並非以筆墨體現,而是一根根的緙絲,工匠的高超技術實在令人佩服!兩件作品都是林國本醫生贈送給港大美術博物館。《玉蘭黃鶯》的左下方織有「沈金水」款。沈金水是清末民初著名的緙絲藝人,十五歲起學習緙絲工藝,是蘇州三大緙絲藝人,曾參與宮廷製造,連宣統皇帝登基的龍袍也是他的傑作。他在1950年代獲邀到蘇州刺繡研究所教授緙絲藝術,是中國近代緙絲藝術的代表人物。
  中國絲綢紡織與刺繡歷史悠長,有不同的方式和地區、年代的風格,加上技術複雜,是一門極深的學問,幸而港大美術博物館邀請了著名學者李美賢老師主持講座及導賞。李美賢老師研究範圍包括中國少數民族(民族史與服飾)、佛像藝術、敦煌藝術、絲綢與刺繡(歷史與賞析)。老師細心講解絲綢與刺繡的歷史和技術、欣賞角度等,深入淺出,獲益良多:欣賞作品要看整體構圖布局及描繪對象細膩地方的處理,像花瓣或羽毛顏色深淺不同,營造立體效果;如何分辨織物上是否先用筆勾勒圖案輪廓;最近一百年緙絲在日本發展很好,不少精緻的和服腰帶都是緙絲成品;緙絲主要是蘇州工匠的傑作,還有古代絲綢紡織與刺繡是女性的工作,但近代就以男性為主等等。資料豐富,饒有趣味,最難得是李老師還拿出私人珍藏給大家近距離觀看,細看一幅不到一方呎未完成緙絲作品,一面是簡單的圖案,另一面有千百條絲線,當真是「千絲萬縷」,可以想像要完成一幅大型作品需要的時間和耐性!李老師表示欣賞這類作品最好方式不是裝裱成畫軸,而是在玻璃架內,才可以看到兩面,不過玻璃以前在中國是矜貴物品,所以很多作品只能裝裱起來展示一面。
  看完展覽,突然有點感慨。刺繡織物與瓷器、玉雕、家具等傳統工藝,在中國文化發展史上各領風騷,有着燦爛輝煌的歷史,工匠以他們的技術和創意為我們帶來重要的文化藝術寶藏,然而,有多少工匠能名留青史,與書法家、畫家相提並論?謹在此對千百年來無數的無名工匠致以最高敬意!

《如絲如畫: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藏中國織物》
日期:即日(3月11日)至5月30日(日)
時間:星期二至六/9:30pm至6:00pm
   星期日/1:00pm至6:00pm
地點: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馮平山樓1樓及2樓
   薄扶林般咸道90號
網頁:www.hku.hk

文:蘇媛 圖: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