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細說運動品牌前世今生 微觀潮流演變

2021-03-09 00:00
  這本《運動次文化修羅場》由REFRACT推出,REFRACT是一個觀察社會行為、國際關係、時尚文化的文化平台,關於品牌要說的故事可多了。
  我是香港早期波鞋一代,當時我們稱之為運動鞋,兩大德國品牌adidas、PUMA推出的運動鞋是用於上場踢足球的波Boot,鞋底前端有四粒釘、後有兩粒的那種,還有的是專業的田徑跑鞋,四粒釘的。跳高的鞋,由於運動員多數是左腳起跳,左腳的鞋後踭位有一粒釘。德國兩大牌子最初在港推出的Casual運動鞋不多,最貴的是麖皮款式,adidas為一百元水平,PUMA約七十元。時為上世紀七十年代,學生穿得上一雙adidas麖皮動運鞋返學,就是「有錢仔」象徵。當年以紅色為尊貴,男女合穿,不用太多堆砌,就是穿上了便是時尚,你便是潮仔!
  香港潮仔發源地是旺角,即是全世界無人不識的波鞋街。最初主要在洗衣街、奶路臣街,前後有兩、三家體育用品名店,由它們開風氣之先而已,這裏有其崛起的優勢,因為這一帶方圓幾里內有幾十所學校,當中不乏名校中的名校。我當小學雞時,穿的是民族品牌回力,高筒的籃球鞋,我不會打街頭藍球三人賽,穿的也是為了Upgrade一下年輕人形象。同學之中,最老套是穿「白飯魚」,不過,這也是一款功能鞋,設計用來打網球的。
  本書有很多深入和專業的波鞋故事,當中要說我小時候,夾在德國兩大品牌之間,居然能大放異彩的Tiger。全名是Onitsuka Tiger,你可名之為鬼塚虎,創辦人是日本商人鬼塚喜八郎,他因為喜歡「老虎的堅毅、敏捷、勇敢的特性,以及作為亞洲百獸之王的身分」,所以選用了虎嘜標記,Tiger是對日本年輕人戰後重建努力的期許。
  Tiger在國際爆紅的原因是1951年波士頓馬拉松,田中茂樹破天荒以日本跑手身分奪冠,他穿上的Tiger便跟他一戰成名。關於Tiger,香港後來有千千萬萬的Fans,大家不會知有田中茂樹這個人,但所有年輕人都留意到李小龍原來也是Tiger迷,他在《死亡遊戲》與美國NBA巨星、七呎幾高的渣巴、棍王伊魯山度對戰時,很清楚看到的是他穿上一對耀眼的Tiger。
  在此之前,李小龍穿的薄底功夫鞋已經紅爆街頭,不過街上是另一種版本,鞋面都是黑色,稱之為「較腳鞋」,很有街頭小混混的味道,所以沒有學校允許你穿上返學,見到李小龍的Tiger,我們有如發現新大陸似的,很多都加入「虎粉」行列。
  在這裏不妨補一筆李小龍時代的次文化,說的是「較腳」,這是街頭黑語,意即逃跑之意。街頭小混混最驚見到警察,一見到就要掉頭走,事關港英年代警權高漲,見到疑似或熟口熟面的「蠱惑仔」,你來不及開溜被他們截停查問時,會好麻煩,「無事打三槌」是當年警黑之間的見面禮。你要是出來「行蠱惑」,怎不可以「行得快好世界」?「較腳鞋」是用薄膠,十分輕便,雖然沒有日後大家所要講究的氣墊鞋底,幾十年前,這也夠用了。
  上世紀七十年代功夫片當旺,全場參與打鬥的主角與群眾演員,穿的都是專業功夫鞋,白色棉布鞋底,李小龍專用那款,不過,我們很少見到有這款薄底功夫鞋出售,何況,要用來「較腳」的話,都是膠底靠得住,穿棉布底功夫鞋「出嚟行」,反而不實用。
  今時今日,香港波鞋文化出現式微,四、五年前,自由行當旺,內地遊客都擠到波鞋街來「朝聖」,這是有今生無來世的高峰了,之後一場社會運動,加上一場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大流行,重重地創傷了香港這個波鞋之都。今時今日,各大商場例必有幾家由大品牌、大體育公司開設的波鞋店,買鞋不必去旺角,波鞋街流失「朝聖」人群,試問如何可以堅持下去?一切俱往矣。
  我個人是PUMA的擁躉,因為球王比利與葡萄牙「黑豹」尤西比奧也穿PUMA,我在這裏介紹過精工足球隊,我的偶像,永遠的足球先生胡國雄也是穿PUMA的。本書序言有介紹1968年的墨西哥奧運會,非洲裔美國運動員史密斯(Tommie Smith)和卡洛斯(John Carlos)分別在200米短跑獲得金牌和銅牌,在頒獎儀式舉起戴着黑手套的拳頭,表達反對種族歧視,結果雙雙被禠奪獎牌的往事。他們都是穿PUMA的,這款鞋代表一種堅毅不屈精神。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