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閒遊馬草壟

2021-03-04 00:00
  一直想去馬草壟很久,早前趁疫情多了空閒時間,正好的起心肝前往這個心儀已久的地方。
  從上水廣場坐上開往馬草壟的小巴,在信義新村下車。不說不知,新界原來有多條信義新村,都是來自一個瑞典的教會組織,叫「基督教世界信義宗香港社會服務處」籌募經費興建,主要是幫助鄉郊的貧困村民。馬草壟的信義新村於1962年落成,就是為了安置原居於深圳河畔低窪地區的村民。村口更特別豎立了一塊方尖的石碑,記錄建村的由來。
  馬草壟鄰近邊境,過去屬於禁區範圍,出入需要申請通行證,直至2013年解封後,方才揭開神秘面紗。上世紀四十、五十年代,時任警務處處長麥景陶下令在邊境一帶興建七座哨站,用來視察內地,防範偷渡,合稱「麥景陶碉堡」,其中一座就位於馬草壟的山丘上。現在那裏已再沒警員駐守,改為電子監察,不過在鐵絲網重重包圍下,仍然教人感受到冷戰時期的肅殺氣氛。
  站在碉堡旁居高臨下,星羅棋布的魚塘,跟不遠處深圳的高樓大廈,形成巨大反差。很多攝影發燒友都愛在那裏拍攝日落,我之前也是被那些相片吸引。可惜我去的那天,剛好發生山火,天空一片灰濛濛,深圳的廣廈恍如海市蜃樓,有種說不出的魔幻感覺。想起以前歐美遊客愛到落馬洲的觀景亭,遠眺「竹幕」那一邊的荒涼落後,誰想到如今已是兩個模樣。
  在鄉郊最怕遇上村狗,今次途中我便跟一頭惡犬狹路相逢,牠差點欲撲上前來,幸好此時有貨車經過,好心司機刻意慢駛為我掩護。走到得月樓警崗,那裏比馬草壟更靠近深圳,跨過梧桐河已是羅湖口岸。疫情下兩地尚未全面通關,但對岸空蕩蕩的車站仍不時傳來廣播聲,十分詭異。
  漫步梧桐河畔,路上禁區的告示牌仍未拆除。這片地方往日人迹罕至,現在卻成為踏單車、跑步的熱點。忽見數十隻大大小小的黃牛沿着河邊覓食,一派悠然自得,適逢牛年到來,自然引來不少途人注目。起初還以為是野牛,後來才發現有位老伯尾隨揮動樹枝,高聲驅趕牛群。隨着新界東北發展上馬,眼前的風景可會成為絕響?

文、圖:曾肇弘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