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靜觀世間百態

2021-03-04 00:00
  經過一年多的社交隔離,很多朋友都說自己心境從初期的焦慮徬徨逐漸恢復平靜,多了時間陪伴家人之餘,有更多機會安靜一點外觀世界、內觀自己。藝術創作本來就必須經過一個觀察與沉澱的過程,過去一年,也許為藝術家提供了更理想的創作環境。
  最初留意到雕塑家曹涵凱是在2015年的第一屆《新藝潮博覽會》,當時看到他一些半人半獸的陶泥雕塑,覺得非常有詩意,作品帶點古代神話傳說的神秘感覺,造型特別,但不詭異恐怖,反而愈看愈覺得他/它們有些面容純真,不沾凡塵俗氣,更像神話裏的小精靈,也令人聯想到戴上面具的舞台演員,現實與幻想的界線變得模糊不清。到了2017年第二屆《新藝潮博覽會》,才有機會與曹涵凱比較深入的聊天,記得他解釋為甚麼作品多是半人半獸的造型時說:「我在馬來西亞長大,小時候在郊區見動物野獸比見人還要多,感覺動物有時候很像人。後來移居香港,在都市內當然見人比見動物多,慢慢又覺得人有時也充滿獸性!」看似沉默寡言的曹涵凱,聊起創作變得相當健談風趣。
  曹涵凱出生於馬來西亞,1997年畢業於馬來西亞藝術學院,主修純美術(油畫系),2004年定居香港,創作圍繞陶藝、雕塑和繪畫,近年得到藝術界廣泛注意及藏家支持,作品曾在馬來西亞、新加坡、聖彼得堡等地展出,目前正在中環童窯展示廳舉行的《佰態觀相陶泥雕塑限時展》,是他首次香港個展,展出超過一百件大小作品,包括剛在今年完成的作品。作品有半人半獸、小丑、動物等,每個表情都不一樣,有的在沉思,有的在微笑,處理得細膩入微,特別是眼神和手的形態,可以看到他深厚繪畫基礎對陶藝創作的影響,包括在雕塑表面上的紋理,一般來說陶泥雕塑表面可以做得平滑,但曹涵凱會在部分作品表面刻出如波紋般的線條,加強了視覺效果。
  也許與曹涵凱曾經參與舞台劇有關,他的作品給人印象是縱然大部分雕塑只集中在頭部或上半身,沒有其他元素襯托,依然充滿動感和故事性。例如作品《三兄弟》,三個小丑表情和眼神曖昧,三人關係似有點爾虞我詐,耐人尋味,非常吸引,讓人忍不住一看再看,是一組很精采的作品。小丑是曹涵凱作品中常見的主角,小丑的工作就是帶給觀眾歡樂,但他們卻未必真正快樂,小丑複雜的內心世界正好反映了人性內心的微妙情感世界,是曹涵凱探討的主題:每個人是否帶着面具做人,還是那面具才是真正的你?
  另一個經常在他作品出現的形象是手,有些生長在頭頂,也有手指上有人面的巨型手掌:「手掌就好像人第二塊臉,變化多端,有時比面孔還豐富。不同的手勢就有不同意思,要做得好是非常難。在創作中技術是基本功,只需要時間練習一定做到。反而創作靈感是不能逼出來的,這也是要靠自己尋找,沒人可教,需要結合基本藝術知識、生活經驗、心理狀態、觀察細微及思維沉澱磨練出來。這是我比較喜歡有詩意的作品之一,是描述手掌中的手指之間非常荒誕的關係,將每個手指頭變為臉孔,彷彿好像互相溝通、寒暄、批評、指責,這都是常見的現象,但有沒有想過我們都是來自同一個地方又何必分你我,讓人產生反思及耐人尋味。」
  曹涵凱去年參加了新藝潮主辦關於新冠疫情的《+VE/-VE》展覽,其中一件展品名為《繼續進行》,是以黑陶創作的半人半獸形象,反映在疫情處於泰然的態度,更包含了對早日回歸正常生活的共同祈求。這個雕塑的感覺正好反映藝術家整體對藝術、生命的態度。曹涵凱給人的印象是一個非常純粹、專注的人,對藝術充滿熱誠,他曾經說過藝術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割,對自己作品是否符合「市場口味」不以為然,只是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中,一邊創作,一邊教學,寵辱不驚,對筆者來說,是一位相當具有深度及熱誠的藝術家,很值得欣賞與支持。
  在這個紛擾的社會裏,在藝術與市場的夾縫中,曹涵凱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以雙手與泥土塑造出一個又一個奇特的形象,每一個都傾注了自己的感情,在半人半獸的眼神中,在小丑似有似無的苦笑背後,靜觀世情。

《佰態觀相陶泥雕塑限時展》
日期:即日(3月4日)至3月21日(日)
時間:11:00am至7:00pm
地點:童窯展示廳/中環鴨巴甸街14號
網頁:www.tungyaoceramics.com

文:蘇媛 圖: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