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今際之國 生死殘酷遊戲

2021-03-04 00:00
  去年Netflix跟《Sweet Home》同期的話題劇集《今際之國的有栖》,又一日本動漫影視作品拿手的「死亡遊戲」設定,看得人心驚膽顫、刺激萬分,亦帶來生死的反思。
  日本動漫、影視、文學作品,向來善以「死亡遊戲」設定布局,叫創作人樂此不疲,這跟日本ACG(Anime、Comics、Games)文化為王道不無關係。
  其中具代表性的,要數改編自高見廣春同名小說、深作欣二執導的名作《大逃殺》,都有奇特遊戲規則、主角們被逼參與遊戲、不服從者或落敗者便會被殺等同類作品常見框架,後來更被電子遊戲開發商發展為遊戲作品,突出了ACG的IG互動/互換關聯。而《大逃殺》參與死亡遊戲的學生脖子上被扣會爆炸的特製頸環,也見於《今際之國的有栖》,而後者末段亦有類似「大逃殺」式的慘狀,頗有同類作品新舊繼承意味。
  也從漫畫拍成電影的《要聽神明的話》(三池崇史執導),「死亡遊戲」突出,作品名字根本就叫人聯想到兒時遊戲「老師話」,後者當然單純,但《要聽神明的話》可是不聽話者死。該作有更多遊戲(「一二三紅綠燈」、「貓捉老鼠」等等)、玩具(達摩不倒翁、俄羅斯娃娃等等)的特質和素材,跟血腥暴力構成強烈反差,產生強烈的戲劇效果,是很典型又極致的「死亡遊戲」式作品。
  《GANTZ殺戮都市》也有同類作品風味,雖然「遊戲」味道不算濃重,但也設有獨特的世界觀(即遊戲規則),主角們每次都由神秘大黑球「GANTZ」傳送到一個不知名國度,所有人都要跟外星人作戰,參與者每場戰鬥都獲計分,也見遊戲、競賽色彩。
  《今際之國的有栖》改編自麻生羽呂同名驚悚漫畫,主角山崎賢人亦有「漫改王子」之稱,曾演出《死亡筆記》電視劇(飾演L)、《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 第一章》(主演東方仗助)等由漫畫改編的影視作品,他在《今際之國的有栖》飾演一個貌似頹廢、不學無術的宅男有栖良平,初登熒幕時,頭髮蓬鬆,穿短褲踏拖鞋,衣衫不整,想看俊男美女的觀眾,初接觸該劇時,可能會高呼不堪入目(笑)。然而,當主要角色一個接一個登場,觀眾也逐漸入局,進入故事世界(遊戲世界),有栖似乎愈看愈順眼,也跟一起破關的女主角宇佐木柚葉(土屋太鳳飾)很匹配呢。
  《今際之國的有栖》的遊戲屬性也很突出,劇中出現各個「遊戲關卡」,不乏叫大家熟悉的「捉迷藏」、「伏匿匿」等遊戲,關卡啤牌代表其屬性,好像黑桃以體力決勝負,紅心玩弄人心,梅花講求團隊合作,方塊則是考驗智力,玩者通過關卡後即獲「簽證」,但那只是延長存活日期而已,為求續證續命,各人在限期前必須繼續闖關,不參與遊戲者,亦會被不知為何從天而降的電擊殺死,認真殘酷。死亡遊戲當然不是說笑講玩,一不留神就會被殺,甚至全隊陣亡。主角有栖貌似窩囊,其實是解謎高手,玩「方塊」、「紅心」遊戲特別出眾,配合意外地是體力型的宇佐木,加上彼此有情有義,即使艱難也不放棄對方,二人合作可說是最佳拍檔。
  《今際之國的有栖》另一遊戲、童話特質,可見於英文名字《Alice in Borderland》跟《愛麗絲夢遊仙境》拉上關係,有栖良平便是誤墮兔洞的愛麗絲,宇佐木則是引路兔子。
  劇集還沒把原著故事說盡,今際之國到處是甚麼鬼地方?發牌人與玩者有何關係?真的集齊一副啤牌就可撒手離場,回到現實世界去?《今際之國的有栖》未有分曉,幸而因為反應熱烈,Netflix已公布《今際之國的有栖》將製作第二季,上架日期未定,值得同好追看,但餓戲者可能要先找原著讀讀了。

文:黃子翔 圖:Netflix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