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走訪食肆小店 茶果嶺冰室有個馴獸師

2021-03-02 00:00
  從社交平台走到印刷媒體,這本講香港飲食文化、圖文並茂的書,令我感覺很實在,放下手機看書,原來是那麼立體的。
  本書有十個故事,都是與香港飲食有關,有圖有相有真相,更有人情味,很令人着迷。未講書之前,我在抖音花半分鐘時間有多,看了一位日本燒烤肉店店長的故事。標題是《估不到女店主之前做甚麼?》,這位看似七十後的日本女性不是甚麼「凍齡BB」,也沒有深田恭子的顏值,普普通通的,她以前幹過甚麼?憑這點說不出的好奇心,我就由頭看到尾。抖音主持問她︰「之前去過中國嗎?」她爽朗地回答︰「去過呀!」不過,她忘記去過哪,主持好奇怪,女店長告之︰「我們團隊一起去,集體行動,我是去參加亞運會的。」原來這位身材看上高大的店長,是日本國家隊成員,參加皮划艇項目(Kayak)。
  再翻起本書的第六個故事,也很曲折,寫茶果嶺一家近六十年的「榮華冰室」,前身是耶穌堂,所以是花崗石建築,後來信眾愈來愈多,需要擴充,於是遷往別處,原址一分為二,冰室分了這一邊。
  榮華冰室有一位由後生幫襯到老的常客,名為威哥,他的身分更厲害,是上世紀五十年代香港唯一的本土培育馴獸師,說起來是當年的至冷門職業。何解當上這一行?是不是搵食艱難?非也,威哥父親從上海帶着買起成條彌敦道的資金來港,不過,沒有買彌敦道而選擇到茶果嶺,並買了半邊山,因為他想在香港建動物園!
  這位威哥很有故事,推薦你買書細讀。不過,我可以分享的是威哥曾在荔園工作,他對園內每一隻猛獸的性格、細節都一清二楚,你估眾多猛獸最兇猛是誰?答案不是獅子,威哥大髀曾被牠咬了一口,幾乎斷骨!真係估你唔到!
  第二個故事勾起我的小學回憶,這是介紹石硤尾的成興泰油糧米鋪,這是上世紀六十、七十年代常見的便民商店,賣米為主,更有許多不同罐頭、醬油,經營這店鋪很刻苦耐勞,除了打理店務之外,還有負責送貨的夥計。這一年,我由小學升上中一,開學之後不久,不知為甚麼的行過去旺角近大角嘴,赫然見到我六年級的同學A君,眼見他打扮與我在學校所見的不同,上身白背心,穿的一雙水靴,坐上一架運貨單車上,後面有米有雜糧,一名標準米鋪送貨夥計。
  「喂,A君,乜你仲返暑期工?派咗去邊間中學,好耐無見噃。」對方沒有下車,單腳撐住地,對我說︰「我要返鋪頭幫手,唔讀書啦,你呀,要畀心機讀書。」我當時的感覺是晴天霹靂,雖然他比同班同學大兩年左右,但……怎會只讀完小學就去送貨?A君也不耽擱時間,說完對我忠告的話,就踏起單車而去。
  我對他留下最後一眼不是他的身影,而是他單車頭的鳳凰牌標誌,太棒了,這是當年價值不菲的東西,還需要有點技術才可以駕馭的。A君讀書成績不比我差,而且玩球類也很上手,曾經是我的小學玩伴,想不到我們在大角嘴分手之後,從此天各一方,你有你的天地,我有我的路途。
  說着說着,我想起另一位差不多時期的好同學,他住在我家附近。街口轉角有一家茶餐廳,有幾十年歷史,當我進入社會工作,大家還有來往,當時大家都搬了出去了,有一次我倆同學兼街坊同遊故地,見到茶餐廳還在,時值周末,裏面的人一邊飲奶茶一邊睇電視賽馬直播,很是熱鬧。
  同學說︰「我細個成日跟阿爸落嚟食早餐,當時覺得呢度都幾大,不過,依家睇番轉頭,乜原來咁細。」我一時搭不上口。同學的爸爸在他會考之前,一次出差工作意外而死,這是同學最艱難的時刻,他還有弟弟和妹妹,媽媽是一名家庭主婦。難道都要三兄弟妹輟學嗎?同學的叔叔是大學生,在銀行工作,高職薪優,當時正準備買樓結婚,不過,二話不說,承諾支持三名子侄的學業。
  說得到做得到,同學因而得以完成高中,再考上大學。說到香港舊時人情味,我相信這位叔叔很有代表性,而且我認為不單止碩果僅存,是去到香港精神遺產的地步。
  《在地‧餐桌‧小旅行 遇上香港飲食文化》
  作者:黃可衡
  繪圖︰mujiworld
  出版:非凡出版
  售價:$88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