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心存喜樂

2021-02-25 00:00
執筆之時,農曆牛年將至,鼠年太苦,迎接新開始,說一些音樂笑話。

近日緬懷小提琴家Ivry Gitlis,上網尋找他的資訊。有一次,他專程赴美,看曾是小提琴家、現已轉職指揮家的Jaap van Zweden音樂會。Jaap見前輩到來,大感榮幸,兩人用餐聚舊。Ivry說,有一次他入院臥牀,一個女護士說:「呀!我見到你上電視拉奏Ceausescu的協奏曲。」Jaap爆笑,差點兒噴飯。「你是不是拉Tchaikovsky呀……」(Ceausescu,壽西斯古,羅馬尼亞前獨裁統治者;Tchaikovsky,柴可夫斯基,俄國作曲家)。

表演音樂,十分累人,何況在盛夏熱浪中,交響樂之父海頓,為人幽默,有一次,侯爵外遊避暑,想帶海頓和樂隊同行,海頓沒有一口拒絕,但很想放假,於是心生一計,寫下《告別》交響曲,樂隊奏完第四樂章後,音樂未有停下來,變成柔板,樂隊成員慢慢地把面前的蠟燭吹熄,一個一個退席,最後剩下一支蠟燭,在幽暗中以微弱燭光映照兩個小提琴手,他們有氣無力地拉完最後的旋律,結束演奏,此時侯爵笑了,心領神會,翌日就准海頓休假。

音樂神童莫扎特自幼年隨父親遊走歐洲各地學行音樂會。六歲那年,他去了維也納,在女王面前演奏,結束之後,他和公主玩耍,追逐之間跌倒地上,公主把他抱起來,莫扎特說:「你真好,你就嫁給我吧!」莫扎特從小就是個天真率性的人,這種性格,在他時而喜樂、時而天真爛漫的音樂流露。

布拉姆斯非常推崇貝多芬,甚至有人說,在布拉姆斯的音樂創作中,很遲才推出交響曲,在於他認為貝多芬的交響曲太出色了,已經沒有創作的必要。布拉姆斯創作嚴謹,精雕細琢,慢工出細貨,當他發表第一交響曲時,大受好評,有樂評人稱之為第十交響曲,意指他承接了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雖然這是光榮,但惹起好事之徒揶揄,有人抨擊布拉姆斯抄襲。為人內斂的布拉姆斯,一面盛讚貝多芬,一面以風趣的比喻還擊,也斷言否認抄襲:「我去貝多芬愛去的咖啡館,點我自己喜歡的咖啡!」

我每次聽相關的古典音樂,想起這些小故事,都會微笑。牛年來了,多聽音樂,心存喜樂。

文:劉國業 圖:香港管弦樂團、法新社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