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孤味》台灣女人心

2021-02-25 00:00
  看《孤味》,很難不讓人想起是枝裕和的《海街少女日記》,兩者都由一眾女演員掛帥,而且都由父親缺席(死亡)開展故事。而憑《孤味》贏得金馬影后的陳淑芳,又令人想到是枝裕和御用演員「國民奶奶」樹木希林。日本這種情感細纖、豐富、綿密的家庭倫理電影,還是台灣電影工作者拍得來,也拍得好。
  《孤味》是許承傑首部長片,由他入選2017年學生奧斯卡劇情類決賽的同名短片發展而成,於去年《金馬獎》得到六項提名,最後以陳淑芳贏得最佳女主角凱旋而歸。跟許多創作人首部作品或多或少講自己故事一樣,許承傑自小父母離異的經歷,似乎定義了《孤味》特殊的家庭關係。曾在紐約大學深造電影製作的他,因為外婆過世,啟發了《孤味》的故事,並以外婆為主角林秀英原型,於2017年初回到台南拍下三十分鐘短片,引起迴響,後來發展長片,整個拍攝過程,他大概就如回望自己的家庭事與人生路。
  飾演林秀英的陳淑芳,演繹好得沒話說,舉手投足,簡直就是以生命來演戲。不久前看了她在《親愛的房客》扮演一個患有糖尿病及腳傷的房東,過世兒子的男友扛起兒子之責照顧自己,雖然戲分不多,但跟莫子儀對戲時的逼力懾人,她便憑此片在《金馬獎》再下一城贏得最佳女配角獎。
  她在《孤味》當然有更多發揮,在戲中一個女子湊大幾個女兒,從賣蝦卷街邊檔做到薄有名氣的餐廳,相當本事,然而在堅韌強勢的背後,她長年累月承受丈夫陳伯昌拋妻棄女離家多時之痛,又因丈夫之事跟娘家不和,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她的孤寂與傷痛,難跟外人道,陳淑芳演的除了表面的強悍,還有藏下來的委屈與執念,看她把丈夫之物統統收起來、千方百計要找丈夫紅顏知己蔡小姐,喪禮上佛教道教儀式並置大鬥法也好笑,便知道這個女人口裏說不,其實多麼的放不下,執着和怨懟是多麼的深。陳淑芳把戲中人的複雜心情演得很活。
  《孤味》另一亮點,便是跟《海街少女日記》一樣都有三姊妹登場。《海街少女日記》的綾瀨遙、長澤雅美、夏帆,固然明艷照人,比較起來,《孤味》的謝盈萱、孫可芳,不是五官標緻的典型美女,徐若瑄在戲中也樸素端裝、性情內斂,而且三人不盡是海街少女的春青少艾,大姐癌病復發,二姐行醫事業有成,妹妹也剛繼承母親餐廳的家業,各有各事業。她們個性突出,大姐大膽而奔放,二姐含蓄而頑固,妹妹任性而堅強,三人各具強烈個性也各有難處,但姊妹情深、互相扶持,母親「分身家」後閨密談心一幕十分好看。比起《海街少女日記》唯美精緻得略顯堆砌造作,《孤味》似乎更加寫實真摯,許承傑在短短兩小時把人物刻畫深刻,也讓台南不同年代女性的情感枷鎖道盡。
  《孤味》的結局寫得妙。林秀英拿出當年丈夫臨別前給她拋下的一紙休書,終於簽上名字,然後缺席喪禮,更跟蔡小姐互換位置,這邊廂蔡小姐就像得到原配首肯,以「太太」身分跟「丈夫」親戚朋友,在喪禮上「家屬謝禮」——林秀英多年以來跟丈夫有名無實,蔡小姐卻守在他的人生晚期陪伴左右,比自己更有夫妻之實,雖然丈夫生前做不到,但他死後給你一個名分,這便是最大的原諒、釋然、放下;另一邊廂,林秀英搭上計程車唱KTV,唱的正是台語老歌《孤味》,句句灑脫,還有「丈夫」坐在身邊跟自己合唱的魔幻情景。
  「花開花謝攏屋味」(無論花開花謝都充滿芳香)。鏡頭緩緩擺到沿海景緻,浪濤盡,叫觀眾看見海海人生。

文:黃子翔 部分圖片:星島圖片庫、中央社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