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黑白光影

2021-02-18 00:00
  最早認識鍾文略這個名字,是童年時父母帶我去大會堂參觀攝影展,對他鏡頭下的黑白香港印象很深。近年本地掀起懷舊熱潮,網上出現不少舊香港照片的群組,往往引起廣泛迴響,像鍾文略這類大師級作品更是瑰寶。他的兒子鍾易理同為攝影師,在其父去世後便埋首整理他留下的菲林底片,以「銀鹽相紙」技術重新沖曬,部分更在最近公開展出。
  這個名為《長影——鍾文略》的展覽,設在半島酒店地庫商場的寧靜一角,彷彿教人暫且遠離煩囂的現實,回到昔日淳樸簡單、黑白分明的香港。
  相對於彩色攝影,黑白照片更能凸顯線條和輪廓,畫師出身的鍾文略在這方面便甚有觸覺,拍出不少唯美的街頭照片。
  是次展覽的芸芸作品裏,個人偏愛的有兩幅,其一《新天新地》見證觀塘工業區的開發,我在該區成長,自然特別感慨。相中朦朧的山嶺下,是大片高高低低的土堆,杳無人煙,僅有一條條電燈柱,沿着新建的馬路矗立。怎能想像這片荒涼的工地,就是現在塞車為患、叫人高唱《哪裏只塞駿業里》的觀塘?
  另一幅作品《依偎》也十分精采,鍾文略捕捉到巴士站前一對衣冠楚楚的年輕男女。女的有如《花樣年華》蘇麗珍的打扮,男伴則輕扶對方柳腰,側身說話,舉手投足,多麼像「三毫子小說」的封面插圖,教觀者聯想浮翩。究竟男子在說些甚麼,令女方不禁拿起手帕拭面呢?影像把瞬間定格,猶勝千言萬語。
  今天或許大家早已忘掉,香港攝影界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經有過一段名家輩出的輝煌日子。除了鍾文略,還有邱良、何藩、簡慶福、陳復禮、陳迹、翟偉良……常在國際比賽獲取殊榮,尚未計為數不少的業餘「龍友」。
  想起我家的舊相簿裏,也有幅爺爺在酒廠工作時的黑白藝術照。爺爺一生拍照不多,據父親說,這是酒廠太子爺從香港過來澳門時拍攝的,事後把相片放大沖好送給爺爺。相中爺爺穿上汗衫,門外的光線剛好映照着他俯身整理酒箱,是一幀自然寫實的沙龍照。
  不知道這張照片有沒有拿去展出或參賽,但無論如何,還得感謝他為爺爺留下了珍貴的身影。

文、圖:曾肇弘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