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由日常生活入手 悟哲學要趁年輕

2021-02-02 00:00
  這本書令我回到青年時代,翻起我在校園剛接觸哲學的通識101課的喜悅,我脫離應試壓力,開始盡情思考,因為哲學給予我們工具。
  那些年,學習有心得的師兄同學,他們發表的醒世好文,最重要的準則是旁徵博引有幾多大家認為艱澀的哲學概念,不過,艱澀中帶的是青澀,術語一大堆,可是沒有生活經驗和社會見識的足夠基礎下,當時被列為「料-ful」(形容好有料到的上幾個世代的校園潮語)的好文,都難以達到「日常」的貼地境界,大家「堅離地」對「堅離地」,於是我們的青春日子便度過了。
  本書是由一班有志推動年輕人了解哲學的哲學碩士生聯合撰寫,與我當年的師兄同學最大分別之處,他們以眾多熱門而受關注的社會現象、生活體驗為主題,「涵蓋有關日常的哲學問題,包括旅行、上網等,寫作風格輕鬆,由淺入深,是一本易讀的哲學入門書。」如是者,填補了我多年青春時代留下的知識空白。
  作者們行文流暢又有故事性,教曉今天的我其實對社會生活現象可以這樣的思考,舉個例子,我從第四章《上網 白水》文中,從大家離不開WiFi,時刻保持上網所衍生的一點哲理性思考,想到上世紀八十、九十年代的Keep Fit潮流,讓我先說一個真實的故事。
  話說畢業之後進入社會工作,朝九晚五在中環工作,每天吃豐富早餐,中午跟女同事叫下午茶外賣,晚飯又來無節制的美食,說着說着,腰圍已經超過褲子的上限,半年增磅三十磅,怎麼辦?於是花了很多錢加入健身會,認識了一位差不多年紀的「Fit友」A君,身形體態不是令我羨慕,而是令我汗顏,A君教我一套嚴謹的健身基本法,早餐以蔬果、粗麵包為主,每天做足十幾組健身練習,然後呢,飲茶時要Order多一壺滾水,因為在你要吃點心之前,將之泡過,清除油膩,當然最好就是不再上茶樓,晚飯要少肉多菜。
  A君是陷入了他的「物化」形態裏。本書有一句很值得參考︰「沙特(Jean-Paul Sarter)認為人跟物有所不同,從人類的角度而言,物總是因着某些目的而被製造,所以是本質先於存在,一個杯的本質就是用來盛載飲料,它就是為了完成這個目的,才會出現在世上。」關於沙特的「存在主義」,說到這裏已經足夠,我並不是去找暴飲暴食的哲學理由,而是我對於A君自我「物化」、迷失「本質」的歧途,不敢苟同。
  A君日練夜練,三餐不是吃「大隻粉」(健身專用奶粉),就是食草類食物,他只為六嚿腹肌而生活,不過,他走火入魔到無時間,也沒情趣去追女仔,他心儀的OL靚女,一個個對他敬而遠之。A君人生最浪漫的回報,就是照全身鏡,檢視他辛苦經營的肌肉。一位被Keep Fit浪潮耽誤的大好年輕人,他被物化而失去了本質。練大隻原本是為了吸引身邊的女仔嘛,笨蛋!我沒有迷失本質,求其是但可以減十磅就夠了,餘下的時間是去約女仔睇王晶、曾志偉的《精裝追女仔》,想起來,這可能是我人生重要的一次哲理性的大徹大悟。但可不是說我學透了「存在主義」。如有時間,我有需要重看哲學的原著,這是有益的,年輕更需要學習哲學。
  說回哲學。甚麼是哲學?哲學就是試圖尋求世界初始本源、求解最根本答案的思考方法,跟科學窮追宇宙終極起點這門學問,可謂一脈相承,不過,哲學可以讓我們如天文科學般,窺探出宇宙的「起點」嗎?這些年,經過不同哲學的推論,人的局限就是無法得知自然的「本質」,即是我們所謂的「真理」。內在的我,所見到的一切現象,根本就是自我構建的主觀世界,我們沒有真正的發現真理,大家所堅持,甚至集體一時認為的真理,都不過是我們的主觀。
  如是者,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態度」,我們可以說我們必須擁有自由的意識,但是,多少年大家都這樣誤解了,事關我們是沒有摘下有色眼鏡看世界的「自由」。甚麼是對年輕人最大的荼毒?就是說一半的哲學,然後鼓動他們以無限度「自由」去追求他們或一群人抱團下的主觀「真理」。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