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京劇女伶當超級英雄

2021-01-21 00:00
  台灣漫畫家常勝,繼《九命人──時之輪迴》後,推出新著《閻鐵花》,講一個京劇女伶當上超級英雄的故事,混和西東,衝擊視覺,叫人看後高呼痛快過癮,或開創台漫新局面。
  2019年,常勝《九命人——時之輪迴》出版了。該作原在2018年及2019年刊載於東立電子書城「九命人計畫」,後來結集成書,近四百頁,尺寸比一般日漫更大,沉甸甸的一大本,十分搶眼。
  曾於2018年在港舉辦《阿推的漫畫——捉迷藏》展覽的阿推,在1985年推出著名科幻漫畫《九命人》,受影響者眾,包括曾任職廣告公司長達十五年的常勝,這個「九命人計畫」,便是由後者發起,一次與阿推同坐在捷運車廂裏,跟對方說:「阿推老師,我來畫你的《九命人》好嗎?」不僅得到原作者首肯,更發展成一項計畫,本來邀請九位漫畫家(包括阿推本人)重譯故事,最後得到四人參與,他們各自發表實體書,常勝《九命人——時之輪迴》便是其中之一。「九命人」因而重生,還續了不止九條命。
  除了蔡志忠、鄭問等等,香港讀者未必都對台灣漫畫家有太多印象。我藏有阿推的《九命人》續篇《久命人》、《殺人免責權》、《超人巴力入》,卻對常勝沒有很認識,更遑論看過他的作品,於是《九命人——時之輪迴》成了我認識常勝的一條鑰匙。跟阿推筆下歐美畫風不同,常勝畫的更有日漫味道,公仔畫面細膩美觀得來,也平易近人,而且分鏡流暢、人物塑造突出鮮明,漫畫講求的說故事技巧亦是一流,雖然頁數不少,但讀來流暢,一口氣就將之啃完了。
  《九命人——時之輪迴》重心哲思,當然是原著述及的一個人九條命。常勝覺得,在輪迴的世界裏,時間並非唯一線性的指向未來,而是未來與過去並存,而且彼此影響關聯。那根本就是小說/電影《雲圖》,以至手塚治虫《火之鳥》所強調的宏觀命題。
  《九命人——時之輪迴》那九個生命共同體,有着一個共同目的——抓住於2054年企圖以大爆炸摧毁整座城市的兇手。其中「一命」的流浪漢一句:「命運之輪開始轉動了,每一條命都有必須達到的目的。」道出了眾人使命。
  他們「穿越」時空,卻非直線時間行進,有的「下一世」在過去,有的「上一世」在未來,彼此分享記憶、經驗和能力(如機械人能充當駭客獲得所需資訊,就非其他「八命」能及),以共同記憶作為溝通,互相成就對方。然而,與其說「轉世」,不如說是覺醒,因為某個觸發點,譬如看到那個象徵九的符號,「上一世」的龐大記憶便會湧進「轉世者」的腦海中,讓他成了「下一世」,既是意識的轉移,也是無視時間束縛的輪迴。他們甚至會在同一時間點相遇,因而產生「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奇異感覺。更有趣的是,這九條命有男有女,有的長壽有的命短,有的甚至是機械人、太空熊,常勝營造視覺衝突畫面的工夫是很到家的。
  《九命人——時之輪迴》後,終於等到了常勝的新作。《閻鐵花》延續常勝擅長的科幻、奇幻主題,也接續了《九命人——時之輪迴》的手繪方式作畫,而非此前的電腦繪畫,這次講一個超級英雄的故事,易裝變臉的主角,竟是一個貌美又好打的京劇女伶,好不新奇。常勝在訪問時分享,他欣賞京劇的最早記憶,是上小學前,跟爺爺到附近的廟宇看京劇野台戲,覺得京劇裏的女性角色很美。直至近年,有了這個想法:「一個超級英雄只要畫了京劇的妝,就不需要戴面具了。」核心概念定下來,故事也得以發展。
  《閻鐵花》暫時推出了首集,未完待續,除了本應死於十年前、閻家血案唯一倖存者的主角閻鐵花,還有勇武幹探、能看見未來五分鐘的日本棋后比嘉未來、三十年從未曝光的軍武科技公司、超級人工智能、紙摺青蛙「老祖宗」、包括世界末日在內的五個預言等等,伏線多多,引人入勝,叫人更欲看到第二卷後續故事。此外,日本漫畫家平田弘史以書法為《閻鐵花》題字,也為該書多添註腳。

文:黃子翔 部分圖片:星島圖片庫、中央社、黃子翔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