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90後新視角 重繪八十年代樂壇盛世

2020-12-08 00:00
  一位「九十後」年輕作者把香港最光輝的偶像時代,用感性和真情重新整合,別具色彩的牽引給我們帶來無限回憶。
  我比生於1999年的作者「留情」幸運,我不會像她抱怨生錯年代,因為我是在三大天王巨星──梅艷芳、張國榮、陳百強的年代,與他們一起成長的。或許你想知,當年這是甚麼的一種感覺,是的,看過這本書之後,我渴望要跟大家分享,故事先從梅艷芳開始。
  1982年,無線電視舉辦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打開了香港樂壇為年輕人而設的大門,當時,大家期待究竟勝出的是哪種Style的歌手,能帶給我們驚喜嗎?
  我全程觀看了這場盛事,當年日本流行歌曲還未在香港掀起巨浪,以許冠傑為代表的粵語流行曲依然帶着節奏,這一個還是看不通的變幻時代,我只知道自己在中小學年代一度鍾愛的歐西流行曲、英文民歌,開始遠離於這個香港人以香港自豪的新世代,我們講廣東話、唱廣東歌,再沒有絲毫違和感覺。
  結果梅艷芳以一曲《風的季節》勝出。這是香港原創,曲是唱片公司監製李雅桑(Tony Lee)、詞是DJ湯正川,原唱徐小鳳就不用多介紹了。這很有意思,因為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開門紅」就是香港實力的全展示,初登歌壇的梅艷芳代表年輕人的風采和活力,重看她決賽的一幕,與早她一年一鳴驚人、震驚日本樂壇的中森明菜比較,各有各精采,梅艷芳是多了一分霸氣。
  梅艷芳上位之後,就是日本流行歌曲橫掃亞洲的開始,不過,一個梅艷芳便可以把風頭搶了過來,儘管她唱很多日本改編而成的廣東歌,但她的個人台風和百變形象,反勝日本同級巨星。作為這一個時代的香港人,我感覺到的是不同階段的梅艷芳,都為大家帶來自信和鬥志,這是我把她當成偶像的原因。
  「00後」又怎樣看梅艷芳?作者訪問了一位年輕「梅迷」,現年十七歲的Jannice,很有趣︰「機緣巧合之下聽到《IQ博士》,姐姐告訴我《IQ博士》其實是梅艷芳唱的,我那時候非常驚訝,難以想像《女人花》那麼成熟的聲音,跟《IQ博士》那把『雞仔聲』是同一人,反差非常大。」梅艷芳演戲的戲路更加嚇你一跳,她可以是《審死官》演宋世傑的老婆,這是「喜劇之王」周星馳未曾遇過如此有氣場的對手演員,搞笑工夫同具靈性,舉手投足都可以變成經典定格。在此之前,梅艷芳在《胭脂扣》遇上「十二少」張國榮,她把百年滄桑都招在一身,演繹甚麼是蕩氣迴腸,這是另一個不同境界。
  我成長年代還未有「男神」這個稱號,如果你訪問我︰「當年怎樣看張國榮和陳百強?」我會說,張國榮是靚仔王,陳百強是白馬王子。因為天生靚仔,而且風頭一時無兩,所以張國榮就是不羈。陳百強具潔白無垢的個性,走在塵世間,多了一點靦腆和內向。他們都是我的年代女生的夢中情人,喜歡張國榮的女生,大多是性格開朗,甚至比較開放的,本書提供了一個難得的實例,一位名為栗子姐姐提供她於1989年無線台慶突擊衝上台,「攬住哥哥錫咗一啖」的經歷。
  「我錫了他一下,然後就返回觀眾席啦,但我站到後台時,完全無人趕我走!於是我繼續企,直至他唱完歌後返到台下,他開始跟別人傾偈。待他傾完後,我又走過去,問佢可唔可以錫埋佢另一邊臉……跟住之後,佢就話可以錫埋佢另外一邊臉!」張國榮歌迷不簡單,張國榮更加不簡單。故事結尾是栗子姐姐提出一個更加大膽要求。「我問佢︰『你可唔可以錫我呀?』」欲知事後如何,我要賣個關子,請你買書找出答案好了。
  陳百強的典型歌迷表現可不一樣,她們會很害羞,有一次《婦女新姿》(1984年的舊事)請來陳百強與歌迷合唱《粉紅色的一生》,殊不知「歌迷都低着頭,不敢和Danny說話,到合唱的時候,歌迷們唱得非常細聲。」結果連陳百強也失去少少耐性,叫他們不要太緊張。想像一下,陳百強歌迷要突擊上台攬住他錫一啖,情景會怎麼樣?
  都是假設性問題,沒有答案,與此同時,逝去的八十年代也不會重回,不過,我有一個願望,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願留在上世紀八十年代!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