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身體都是豐富的

2020-11-26 00:00
  雖然在本欄與各位藝術同好分享所見所聞已經一段時間,但說到藝術創作,筆者沒有學過繪畫或其他,而且天生魯鈍,相信也學不來!日前看到一批藝術愛好者利用業餘時間學習人體寫生的「成績表」,覺得很興奮,必須在此恭賀各有關人士。
  為甚麼這樣說呢?香港一直不缺乏藝術創作學習機會,除了大學與專上學院,還有大量專業訓練和業餘課程,這次聯展有趣之處,在於這個「創意人體寫生證書課程」,原來是香港首個、目前也是唯一一個的專門人體寫生長期課程,為期一年,而非只是屬於藝術系課程內某單元,舉辦的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能夠正面推動這個繪畫學習,特別是西洋畫中重要的部分,實在相當有心有力。從2018年開始舉辦了兩屆,上月底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的《身體‧自覺》展覽,正是兩屆同學的成績表,還有三位老師──廖井梅、沈平和Harvey Chan的作品。同學們的技巧運用純熟,作品風格各異,頗有驚喜。三位老師應該滿意了。
  人體是藝術永恆的主題,無論文化背景或是表達手法,藝術家不斷追求捕捉人體的美態和動感,而寫生是重要的學習途徑。基於傳統觀念,中國藝術在這方面有別於西方。中國近代著名藝術家劉海粟,在上海首次舉辦人體寫生課程和展覽,距離今天剛好一個世紀,在當時民風保守的中國,此舉震撼力之大可想而知,劉海粟被評為傷風敗俗。
  到了今天,當然我們不再戴着有色眼鏡去看待人體寫生,不過在香港舉辦專門課程也非易事。據課程負責人表示,過去學院曾經有人體寫生的課程,但都是短期的,經過與老師的討論,認為一個有系統、通過不同媒介去學習不同技巧,並了解人體寫生在藝術史上的發展是很重要的,於是把短期課程「升格」,當然設計內容、找模特兒等都是挑戰,最後終能成事,主要還是幾位老師的大力支持。
  廖井梅老師不僅是香港著名畫家,更執教多年,是香港畫壇和學術界的中堅分子。她畢業於俄國國立蘇里柯夫美術學院,曾任教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可說是科班出身的學術派,寫生訓練功力深厚:「風景、靜物寫生與人體寫生不同,前者要求在概念上限定我們要忠於對象,追求型態上相似,借表面特質傳遞訊息,但人體的肌肉、骨骼等內在結構需要我們去深入理解。其實不僅是人體,所有身體都是多變豐富的,有節奏、有彈性,需要了解結構後再重組,並不是一味追求精準。
  著名雕塑家朱達誠老師半開玩笑說過,曾經有一位有醫學知識的學生,把人體非常精準真實地畫了出來,結果卻像解剖枱上的屍體!廖井梅老師表示其實課程的名稱已經傳遞了三個主要訊息:創意、人體、寫生,而發生的過程排序是:人體、寫生、創意,「換句話說就是觀察、感受、再現。」
  廖井梅老師表示現在香港也有不少十分有專業精神的人體寫生模特兒,有舞者、瑜伽教師等,「他們的肢體語言很豐富,動作優美,我們非常欣賞。一堂課大概兩到三個小時,一開始我會知道同學如何去看,並要他們放棄勾勒輪廓線,要從明暗入手,相信自己的眼睛,畫大概二十分鐘就停下來,我會一個一個跟他們討論,練習的時間不能太長,特別是沒有繪畫基礎的學生,拖太長其實只會重複錯誤。」至於好作品的標準,廖老師表示就如其他繪畫,主要是看視覺元素是否處理恰當協調,例如色彩、對比等,也注重比例、光線與張力,但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昇華,是否能將感覺帶到一個新的境界。
  聽上去雖然有點抽象,但細看廖井梅的作品就明白何謂張力、何謂美感,除了她的人體油畫,筆者印象深刻的作品,是在去年《新藝潮博覽會》上廖老師展出的一幅駿馬,馬的體態比例、肌肉線條固然完美呈現,令人感動的還是馬匹丰神俊朗的神態,縱然站立,卻能感受牠的動感,另一令人驚艷的系列是老師在疫症期間的風景作品,老師表示上半年因為疫症,反而多了時間去感受香港的風景,特別是維多利亞海港,在老師的筆下,維港斜暉映照,渡輪緩緩前行,時間彷彿在此一刻停留,變成永恆。執筆之際剛收到消息,一新美術館下月將舉辦廖老師的作品展覽,大家不要錯過。

文:蘇媛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