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假音人 甚麼是浪漫?

2020-11-20 00:00
  假音人雖為一支獨立樂隊,卻三不五時唱着「流行曲」。《香港輓歌》六分半鐘內串連四十多首千禧年後的廣東流行歌,環環緊扣、渾然天成似的,諷刺流行歌多麼式樣化、樣辦化,成了佳話;《假音人之陳浩峰爵士搖滾K唱會》、《香港歌書——小流民》等等,翻玩粵語片年代的歌曲,為老歌披新衣。這次《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演繹的流行歌手,是陳百強,且看假音人怎樣高唱「甚麼是浪漫」吧!
  進念・二十面體每次跟假音人合作,都會擲下關鍵詞,讓他們發揮,這次的關鍵詞,便是「浪漫」跟「陳百強」。「男人講流浪,好像格格不入。」敲擊手鍾澤明(肥仔明)笑得靦腆,而最近讓他進入浪漫情境,是一次工作時聽到張學友的《真情流露》,來到歌者哼唱的段落,「我發現在場許多麻甩佬……還有女士,都跟着哼唱,大家都很有共鳴似的。」音樂人談浪漫,還是以音樂切入最順心。
  在《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假音人將重新演繹陳百強的歌曲,情歌王子的作品,當然浪漫。三子坦言非陳百強歌迷,此前對他的印象,除了那些叫人耳熟能詳的作品,還有其官仔骨骨、充滿個性的形象,為了這場音樂會,他們對他深入研究,覺得他更像一個藝術家,努力做着自己的創作,而不止是歌手、歌星,為迎合市場歌唱「產品」,對他更為欣賞。
  主唱陳浩峰說:「譬如上世紀八十年代作品《夢裡人》,其實是其舊作《我愛白雲》的重新改編,編曲和歌詞都耳目一新,把自己作品改頭換面,流行歌手鮮見。這便是創作人審視自己創作的過程。」
  回顧陳百強的作品,肥仔明特別看到其自傳色彩,「尤其是較後期的專輯,幾乎全碟都在講自己的故事,關於時間、人生如夢等議題,不停出現,一脈相承。」結他手馬立賢(馬仔)則更對一些非大熱的歌曲,留下深刻印象。浩峰續說,上世紀九十年代卡拉OK開始風行,陳百強卻在此之前離開了,其作品大多是九十年代之前的歌曲。假音人曾以《香港輓歌》一曲諷刺K歌文化,這次卻以在整個唱K年代缺席了的陳百強,為演繹對象,正好作出對照,「對我們是很好的音樂實驗。」肥仔明又說,陳百強的歌,就不能像《香港輓歌》那樣無縫串連,「編曲的獨特性,成就了那些歌。」
  2000年成立的假音人,當年一曲《甚麼是青春》,叫樂迷至今仍記憶猶新;他們一走二十個年頭,隔個一年數載,出騷演唱,早期參與進念・二十面體《東宮西宮》系列演出,近年也踏足本地薑音樂節《Wow and Flutter》舞台,去年還準備新歌上場,惜《Wow and Flutter》最終取消,樂迷未能親臨欣賞新作;時有參與其他歌手作品,好像為盧凱彤《圓謊》操刀編曲(浩峰填詞),得到信賴,他們坦言幸運。三子老友鬼鬼依舊,說到底,維繫他們的,或是一個「懶」字,馬仔笑說大家對所謂樂團前景沒特別想法,比起錄歌出碟,更享受做Live的感覺,甚至新作也是當場發表,隨性順心就好,「我們當中也沒有人想做明星,輕鬆得多。」
  作為樂迷,當然希望假音人繼續走下去,如果他們以一個「懶」字維繫,意味着新歌新碟也就急不來,音樂會更是難得,看得一場便得一場了。

《假音人回到浪漫音樂會》
日期:即日(11月20日)及11月21日(六)
時間:8:15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網頁:www.zuni.org.hk

文:水月一 圖:進念.二十面體、受訪者提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