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日常的詩意

2020-11-19 00:00
  日本當代知名建築師隈研吾曾說:詩意的時刻源於日常生活。恐怕再沒有哪裏的人們,比日本人更懂得從生活中尋找靜與安寧的詩意。插花、茶道、禪、侘寂之美學,如是種種,從來與「詩意」不乏關聯。
  受疫情影響,日本仍未敞開國門予外來遊客。位於東京的三得利美術館(Suntory Museum of Art)正在舉辦一場展覽,名為《生活中的藝術:更深的觀察》(《Japanese Art:Deep and Deeper》),展出過去五百多年間日本知名藝術家創作的繪畫、雕塑和日用器物等,再思日常生活與藝術的關聯。三得利美術館內少了遊客,或許多了本地居民到訪,藉着這段近乎與他處隔絕的時日,靜心、慢步,細味油鹽柴米的樸素或浪漫。
  說到「日常」,曾在日本盛行一時的浮世繪不可不提。今次展出的畫作中,也自然少不了歌川廣重的風景畫作。廣重是江戶時期的浮世繪名家,尤其擅長四季風景。正在展出的《東海道》系列中的一幅,富士山佔據畫面正中大半,山前有樹有屋,還有行人二三。人在景中行,更為畫幅增添不少生機。有人說,廣重的畫作與此前的浮世繪作品相比,除去借鑑西洋繪畫技法之外,也更為「貼地」。畫家在作品中穿插俗世生活場景,非但不曾減損風景的魅力,反而令到風景畫作愈見親切。
  廣重的畫作處處見到人,同場展出的另一位名畫家圓山應舉則盡是寫景。景中雖無人,卻不覺孤獨寂寥。今次展出的一幅立軸畫作,有瀑布、巨石,也有枝葉,動靜皆宜。高處垂落的枝條,與瀑布底的巨石互為呼應,令畫作無端生出一種親暱的動感。
  我曾問鍾意去日本旅行的朋友,日本好在哪裏?店鋪小小,街道窄窄,隨心漫步,卻覺得舒服心安。我想,日本的美從來不在虛渺的高處,也不抽象,恐怕就在這凡塵煙火的人間。

文:李夢 圖:三得利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