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你想住在哪一個星球上?

2020-11-19 00:00
  曾幾何時有個流行說法:我們居住的是「地球村」,我們都是「地球村村民」。在全球氣候和環境問題日漸惡化的今天,各國埋首政治和經濟角力,民心也動搖,我們是否仍然願意守護這個共同的家?
  在這個月正式展開的《台北雙年展2020》雖然延遲了一個多月啟動,但在芸芸大型國際藝術盛事,紛紛因為疫情取消之際能順利舉行,值得高興,就如策展人之一、來自法國的馬汀.圭納(Martin Guinard)所說,這是拜台灣政府控制疫情得力所賜,「其實我們宣布延期時還不確定能否在11月舉行,幸而台灣疫情一直受到控制,而且雙年展與一般展覽或博覽會不同,早在兩年前我們已經確定主題和部分內容,開始着手準備,所以在疫情爆發前,我們已經安排了藝術家視察場地、參與交流和駐地計畫,項目不至於受到很大影響,當然我們就難以期望有很多外國觀眾來台北參觀,只能通過網上與大家交流。」
  《台北雙年展》為台北市立美術館策辦之旗艦展覽,自1998年創辦以來每兩年舉辦一次,是亞洲區較為成熟的雙年展。今年的主題是「你我住在不同的星球上:外交新碰撞」,探討大家共同面對的環境問題,以及不同價值衝擊下,對日益惡化的環境問題帶來的危機。當大家對「共同生活在地球」的意義失去共識,出現不同意見和立場,一些人放棄地球,一些人依然努力試圖令環境變得更好等等,引發許多衝突,更大的災難一觸即發。
  策展人進一步解釋:「我跟你看世界的方式不一樣。」無論在正式或非正式的政治辯論場合,這種措詞都很常見。但今天,不僅大家對同一個空間有不同的「看法」或「願景」,連世界本身的「物質特性」都成了問題。早些時候,地緣政治意味着利害各異的不同人爭奪領土,但這些領土仍屬於同一個自然。如今,爭議的焦點卻是這個自然的組成方式。」正因如此,雖然實際上我們都住在地球,但是基本價值觀分歧之大,卻好像是屬於完全不同的時空,而最佳的「佐證」莫過於特朗普與「環保少女」桑伯格(Greta Thunberg),兩人的確好像住在不同的星球上!地球的資源正在一步一步被摧毁,危機空前巨大,圭納舉了一個例子:「假如全球人民都要過着一種富裕、高效率的理想『美式生活』,那麼我們需要五個地球!」
  《台北雙年展》集合來自歐洲、美洲和亞洲二十五個國家地區、五十八組藝術家和團體,參與展覽、駐地創作和公眾項目,包括多個特邀創作項目,例如台灣排灣族藝術家峨塞.達給伐歷(Cemelesai Takivalet)的《病毒系列》,描繪想像中從野生世界釋放出來的巨大病毒,視之為自然對人類侵襲與破壞環境的回應,藉此顛覆「入侵」的主、客邏輯。圭納指出雙年展有別於一般藝術展覽,除了欣賞藝術作品,更重要的是引起觀眾對議題的關注和討論,所以公眾項目是雙年展重要組成部分,今次負責公眾項目的是台灣獨立策展人林怡華。
  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隨着美國優先、英國脫歐,世界趨勢的確是「反地球化」,形成各自為政,保護主義抬頭,就如主題一樣,大家好像不住在同一個星球,然而,一場全球疫症,諷刺地在某程度上把全球又拉回同一個水平上,焦點落在同一問題上,似乎我們突然變回「居住在同一星球上,而這個星球叫COVID-19」?圭納聽後大笑:「這是個非常有趣的想法,今年疫情改變了許多事情,建立了所謂新常態,在某角度看的確讓大家目光聚焦在一個共同問題上,但是同樣地,全球抗疫行動其實再度凸顯了大家的差異,每個國家地區對疫情的分析和對策都不同,亞洲各國與美國的做法和效果大相徑庭,以歐洲為例,法國、意大利等國之間相差不過是一、兩個小時的火車行程,但也沒有統一政策。開始構思雙年展時沒有人會預計今天的局面,但此時此刻去思考環境和全球問題,又多了一層意義。」
  《台北雙年展》橫跨三個多月在多個場地舉行,從多角度提出問題讓觀眾思考,其中策展人最希望向觀眾提出甚麼問題呢?「我的問題是:『大家想住在哪一個星球上?』,如答案是地球,那麼我們應該如何對待這個星球?要循着目前的軌迹繼續追求進步,而漠視種種對環境的危機嗎?」《台北雙年展》在健康、經濟、政治等都人人自危的今天舉行,意義重大,種種問題值得我們深切反思,畢竟我們既居住在此,實在不能放棄這個傷痕纍纍的「地球村」。

文:蘇媛 圖:由藝術家及《台北雙年展》提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