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也談藝術家駐留

2020-11-12 00:00
  位於跑馬地山村道五十四號,是一棟建於上世紀二十年代的法式大宅,獲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三級歷史建築,在四周新型住宅樓宇中顯得分外搶眼,大約四年前改作年輕藝術家駐留計畫,供本港及海外年輕藝術家短期住宿和創作,效果如何?
  筆者第一次到訪時感到很興奮,畢竟在市中心有一個優雅的地方供藝術家使用是很難得的,對項目頗有期望。近日香港年輕畫家定光琴開始為期三個月的駐留計畫,並籌備12月的個展,筆者再次到訪,卻是失望而回。當然,建築物狀態維護得不錯,可惜目前只有兩位藝術家進駐,到12月就只會剩下定光琴一人!難怪定光琴開玩笑說:「晚上只有我一個人在大宅裏,有點害怕啊!」
  定光琴的成長經歷十分「國際化」,在歐洲、美國居住學習多年,年紀輕輕,但投入藝術創作已經超過二十年,她形容12月的展覽是她個人「回顧展」,不過其實她年紀尚輕,說是「中場檢討」比較合適吧!定光琴回憶自己大約七年前回流香港,剛好碰上「佔中」,對她有很大衝擊:「我沒有想到香港會發生這樣的事件,當時我拿着相機在現場記錄了不少場景,後來也融入作品中。」定光琴的繪畫作品吸收了東西方的技法和敘述方式,描繪的題材不少源於不同年代、不同環境下的心境,特別是早期她對個人身分認同的疑惑,以及一種無根的感情。雖然她不以政治題材為主,但在她作品中可以追溯到過去二十多年國際間發生的重大事件,例如香港回歸,她其中一幅有關九七回歸的作品,是以非寫實方式將前特首董建華畫進作品中,據說董先生十分欣賞,並把作品掛在家裏。
  她另一批早期作品是因英美兩國與伊拉克的戰爭有感而發:「當時我在英國,幾乎超過一半人反對出兵,但首相一意孤行,社會氣氛很緊張,其後又出現了很多令人不安的新聞和圖像,我在想:假如美國動漫中的超級英雄此時出現,他們會如何處理、有甚麼反應?」於是她以同樣非寫實的方式,把大家熟悉的超級英雄形象融入作品中。
  近年定光琴的作品更趨向哲理和內心信念,風格變得更加抽象,過去大半年的疫情讓她在靈性方面的追求更加熾熱,像她參與《新藝潮博覽會》在8月舉辦的《+VE/-VE》展覽的作品《DAWN 2020》,以鮮明的黃色與沉鬱的黑色作對比,用強而有力的筆觸描繪香港夜景,暗示在華麗背後隱藏的危機,但一如她以「光」為主題的作品,疫情陰霾下的香港依然充滿希望,光明必會再來。定光琴說希望12月的個展,能盡量利用大宅不同的地方,包括展覽廳、走廊和中庭,把更多作品展出。
  香港近年雖說藝術市場發展蓬勃,但像定光琴這些單打獨鬥的個人藝術家,發展道路荊棘滿途:「其實香港有很好的條件,像英國一樣發展一個完整的創意產業環境,可惜並沒有,政府或半官方機構對獨立藝術家的幫助遠遠不夠,我們只能依靠市場,這是很困難的,何況現在面對疫情!更離譜的是絕大部分所謂對藝文界的補助獨立藝術家都無法申請到。說實話,自己曾經想過放棄,幸而得到父母支持,我才可以堅持至今。」
  定光琴面對的困境,相信是香港所有獨立藝術家,特別是年輕一代,共同面對的困境,政府或半官方機構的幫助往往不到位,V54駐留計畫也不能倖免。參與的藝術家需要付出約六千港元的月租,但只是睡房,並沒有工作室,對海外藝術家也許尚有幫助,對本地藝術家來說除了有展覽機會,其他方面幫助不大。疫情之下海外藝術家不能來港,本地藝術家也有顧忌,以致大宅只有寥寥兩人,連交流的機會都沒有,實在是浪費資源。項目的初衷和定位也許沒錯,但以目前的非常狀況下,是否可以更靈活處理?
  主辦方表示一直和不同藝術家合作,不定期舉辦展覽,不過與地方的可用率相比,相信還有很多資源沒有用上。與其讓整座大宅幾乎丟空,是否應更全面、多方位地與本地藝術家和團體合作,把更多地方闢作展覽和工作室?又可讓更多市民有機會參與。又或應重新審視項目定位和批核標準,例如參考外國藝術家駐地計畫的方式,每年定期展開年度計畫,確保不同藝術家同時參與和展覽,加強交流。
  想到香港有多少藝術家苦於沒有展覽場地,實在令人搖頭歎息。在土地問題嚴重的香港,這計畫本來是值得興奮的,可是正如許多數也數不清的政府及半官方項目,感覺卻很「雞肋」,問題出在哪裏?管理層應好好檢討,迅速反應,以免好事變壞事!

文:蘇媛 圖:由「V54年青藝術家駐留計劃」及受訪者提供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