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台灣歌手分身求突破 個人單飛組團

2020-10-30 00:00
  本年度第31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男、女歌手」獎分別由吳青峰及魏如萱獲得,這兩位樂團出身,再行單飛發展的歌手,不由得讓我想起除了樂團成員單飛發展,亦有不少獨立歌手組團打拼,嘗試有別於個人發展的音樂路向,同時為台灣樂壇帶來更多迥然不同的音樂文化和成果。
  近年台灣樂壇不少主流歌手,都來自樂團或組合,他們有因拆夥、離團,又或單飛不解散,實行作不同發展。另一方面,又有獨立歌手與其他歌手或音樂人合作,組成不同單位,嘗試新鮮音樂元素、歌路或表演形式,尋求突破之餘,也為樂壇、唱片市道帶來新衝擊。這實有賴唱片業台前幕後,打破門户之見,樂於互相合唱、為同業寫歌、出任演唱會嘉賓等,為冰封期的唱片工業帶來人情熱度。
  先說今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女歌手」得主吳青峰及魏如萱,兩人都來自樂團,魏如萱離開樂團自然捲後,其後遇上音樂人伯樂陳建騏,為她開展新的歌唱事業,歷年來累積創作和歌唱能量,每次都能交出令人讚賞的作品,今年終於得到金曲獎的肯定。
  2018年吳青峰單飛發展,但他是單飛不離團,推出首張EP《Everybody Woohoo》,成為同期最資深新人,創作向來深得同業欣賞,歌約不斷,早已為樂團和自己鑄造了金漆招牌,今次憑首張專輯《太空人》獲金曲獎鍍金也是實至名歸。
  單飛不解散的另一例子,當然還有台灣女子天團S.H.E,成軍十九年,感情猶勝姊妹的三人攜手經歷事業高潮、苦難考驗,創造傳奇。當天團面對新世代衝擊,人生踏入不同階段的改變,田馥甄(Hebe)是最先單飛發展的一個,隨後成員結婚、生子、離開栽培力捧的唱片公司,各自發展,但S.H.E還是S.H.E,情誼不減。
  反過來,歌手組團的例子同樣不少,尤其是獨立或成名歌手,都樂於與志同道合的音樂夥伴合作,凝聚彼此力量,作最大的發揮,以開墾更寬廣的音樂土地。這方面,即讓我想起「暗黑公主」陳珊妮,她一直為自己和其他歌手做歌、製作,為歌迷端出優質作品,至於個人音樂事業的發展,她也一直嘗新,與不同音樂人、歌手合作,2000年頭,她便曾與香港音樂人李端嫻和台灣插畫家可樂王合作,組成「拜金小姐」,推出專輯;2011年又曾與陳建騏組成19,推出同名專輯,還有2009年,她跟第二屆《超級偶像》參賽者陳怡文合唱《雙陳記》,還記得陳怡文參賽期間,獨特的性格和歌唱風格,深得陳珊妮讚賞,並聲言帶給她很多音樂想法,因此樂於與這位素人歌手合唱,激發全新創作思維。
  陳珊妮以外,「文青女神」陳綺貞為了開展更多音樂面向,也曾於2013年與鍾成虎、陳建騏組成The Verse,推出首張專輯《52赫茲》,對陳綺貞而言,這是一次全新的實驗探索,憑藉三人對音樂的熱誠和才華,冀能為樂壇迸發更多可能性。 
  回說吳青峰與蘇打綠的關係,自版權官司糾紛後,蘇打綠以分身樂團「魚丁糸」再戰聲途,吳青峰當然維持單飛不解散的雙線發展。 
  還有許多資深前輩,個人與樂團雙線發展,都能如魚得水,締造佳績,好像音樂老頑童陳昇,做專輯、開演唱會有心有力,更組成新寶島康樂隊,製作台語及客家語專輯,遊走不同音樂世界,自得其樂。
  不能不提的,就是張惠妹,2009年分身阿密特,橫空出世,帶來意識大膽的作品,務求以另一身分尋求個人突破和考驗市場接受度,作品面世後,贏得熱烈迴響,阿密特旋即成為華語樂壇另一犀利人物。
  置身唱片業冰河時期,台灣歌手變出多重身分,打造多元音樂面貌,為唱片工業傾注活力,也為歌迷提供不同視聽之娛,繼續破冰而上。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