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又狂又安寧的北齋

2020-10-29 00:00
  寫作這篇文章的時候,正逢香港掛起10月難得一見的八號風球,窗外風橫雨斜,草樹搖擺。朋友傳來海上湧浪的相片,讓我想起日本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Katsushika Hokusai,1760年至1849年)的名作《神奈川衝浪裏》。
  這位浮世繪名家的回顧展,正在位於華盛頓的美國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辦。展覽取名《為畫癡狂》(《Mad about Painting》),簡短的三個英文單字,恰是葛飾北齋一生創作的寫照。北齋在世九十年,人生曲折跌宕,晚年尤其潦倒,卻無阻他繪畫創作的熱情與執着。按照畫家本人的自述,他到了七十之年,發覺「前所作之畫無足取者」;七十三歲時,才明白「鳥獸魚蟲之骨骼」與「草木生長之態」;八十歲時,「愈有進步」;九十歲時,「窮其奧妙」,而一直要等到百歲的年紀,才可說「得心應手」。
  這段自述,或是畫家自謙之詞,卻也在相當程度上解釋了藝術創作需要傾注的時間與耐心。都說諸事萬物均講求「時機」,對於繪畫而言,亦然。時機到,閱歷與經驗剛好,再遇見靈感,或許才有諸如《富嶽三十六景》等北齋名畫流傳數百年,仍不失其意義與魅力。
  今次展出的北齋畫作,不但有我們熟知的風景浮世繪作品,也有人物肖像作品。其中有一幅描畫吹笛少年的白描畫作,寥寥數筆,生動趣致,觀之忍不住嘴角上揚。少年背倚竹筐坐在地上,手持橫笛吹奏,表情專注,兀自沉浸在樂音營造的小世界中,引得百多年後觀畫的我們,忍不住想回溯時空,步入畫中,在這少年身旁坐下,靜聽或唱和。
  北齋雖自謂「畫狂人」,但他的「狂」並非高高在上的睥睨,也不是目中無人的自戀,而是始於並歸於一個「真」字。北齋畫過巨浪,畫過險山,也畫過路邊安靜吹笛的少年。他終其一生在繪畫中探索、琢磨,所求的不外是對他人、對外物,以及對自己的真實。

文:李夢 部分圖片:美國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