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香港故事

2020-10-29 00:00
  香港歷史博物館的常設展《香港故事》,將進行全面更新工程。消息一經社交媒體廣傳,許多身邊的朋友,包括不少過往甚少踏足博物館的稀客,都紛紛趁閉館前夕趕尾班車去看「最後一面」。
  我早前兩次去博物館看完《「工」不可沒——香港工業傳奇》的專題展時,本來都打算順道重溫《香港故事》,可是博物館在疫情下提早關門,之後欲專誠告別,卻又已經飽受人滿之患,令我不禁卻步。
  相比其他博物館,香港歷史博物館的人流向來較少,這次一下子變得人山人海,不僅反映了香港人一窩蜂的本色,也夾雜着緬懷、哀悼及憂慮的複雜心態,可謂百般滋味在心頭。
  說起來,現今的《香港故事》,已經不是「第一代」了。香港歷史博物館未搬到尖東之前,名叫「香港博物館」,館址就在今天香港文物探知館的位置(再早期則設在星光行),那時的常設展亦叫《香港故事》。由於地方有限,「故事」也相對簡單。小時候參觀過數次,印象最深是有一條懷舊的商業街,當中把中環已結業的誠濟堂藥店還原,後來新館亦同樣保留下來。那條街還布置了一些雜貨鋪、茶樓、當鋪等,不過統統沒有陳設,人們只能在店外傾聽裏面隱隱約約的叫賣聲。小思當年就撰文批評那些聲音不夠原汁原味,但童年的我不懂那麼多,只覺得趣味盎然。
  後來博物館遷址,新的《香港故事》甫開幕,記得我馬上便跟家人一起參觀。近二十年來,我參觀了《香港故事》不少次,我依然喜歡流連在那些如電影布景、半真半假的場景,由漁船、祠堂、戲棚、太平清醮的包山與飄色(還記得那幾座包山曾經遇上蟲蛀之災),到開埠初期的鬧市,再到戰後的涼茶鋪、士多、戲院……都弄得似模似樣。有人詬病展覽欠深度,珍貴文物不多,不過對於提升大眾對本土歷史的興趣,打破歷史等於沉悶的看法上,我想《香港故事》還是有其功勞的。
  香港故事從來並不易說,博物館將來會如何詮釋,仍然有待觀察。不過在資訊發達的今天,歷史早已不屬於官方專利,民間也有責任努力記錄、守護與傳承過去發生的真相。

文:曾肇弘 圖:星島圖片庫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