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理性與感性

2020-10-29 00:00
  說起藝術家,也許大家都會聯想到情感充沛、激情澎湃。藝術的初衷當然是感情的抒發,不過藝術創作並非只由感情支配,理性與感性同樣重要。
  香港著名版畫藝術家兼多年香港中文大學版畫講師的鍾大富,形容自己是「理性的藝術家」:「創作時我會分析如何去表達我的意念,也在意別人從藝術品中感受到這種意念,同時能欣賞到我的能力。版畫創作需要藝術家理性分析,在技術方面要求很高,介乎藝術和工藝之間,一版又一版地不厭其煩去做、去改善,是對藝術家技術與耐性的考驗,我覺得很適合自己的性格和藝術創作的宗旨。有時候我對學生講,假如你自認是個衝動派,見到一個東西或有某種感覺就馬上要表現出來,或要擁有它,那麼版畫就不適合你了!」
  鍾大富老師在中大三年級時遇上版畫,從此結下不解緣,大學畢業作品正是版畫。雖然鍾老師在素描和油畫方面早就得到認同,曾代表香港獲得全亞洲青年藝術獎,但對自己要求甚高的他,矢志在各領域同樣獲得高度嘉許。畢業後獲得獎學金前往東京藝術大學深造,主力研究版畫,熱情多年後仍未減退,香港近年不少年輕版畫家例如洪詩雅,都是鍾老師的得意門生。
  鍾大富老師從學生時代開始接觸版畫,對香港版畫發展和版畫教育可謂瞭如指掌,感受亦深:「我唸書時香港從事版畫創作的人很少,部分原因是版畫需要特殊的物料和工具,本地資源不夠。近年也許是網購流行的關係,學生更容易買到版畫的材料和工具,學習條件得以改善。從學習角度看,國際上以德國和日本條件最成熟,無論在發展空間、設備或社會的認受性均優越,所以當年我選擇了日本,而且日本傳統對『工藝』十分尊重,版畫的地位與其他藝術界別一樣,如現代版畫大師棟方志功在該國有很崇高的地位,加上民間有收藏習慣,版畫藝術得以健全發展。」
  在香港,版畫多年來似乎未得到政府大力推動,反而民間力量不小,例如成立已經二十年的香港版畫工作室定期舉辦工作坊和展覽;去年《第三屆新藝潮博覽會》舉行了《版畫為先》專題展覽。目前正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的《20/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和《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是讓大家了解香港版畫歷史、認識版畫藝術多元面向,以及欣賞本港出色版畫藝術家作品的難得機會。
  「與其他藝術類別相比,版畫可以說是沒有國界,繪畫會明顯分為中國畫、西洋畫、日本畫等,但版畫就如雕塑,不會這樣劃分,注重的是藝術家對不同顏料和物料的感覺,如銅版與木版有甚麼分別?水性和油性顏料有何不同?混合後會有甚麼效果?可以說版畫讓創作者的包容性更加擴闊,不會有偏見,許多優秀的藝術家都是學版畫出身的,像徐冰。我認為版畫對美術教育十分重要。從欣賞角度看,大家可以從創作者意念和整體構圖出發,看看創作者如何憑工藝技巧,利用不同的視覺元素,靈活地表達自己的意念,拼合點是否精準、顏色是否清晰等,當然技巧不能用得死板,再從中感受創作的過程。」
  在今天國際藝術市場上,版畫已屬於主流的收藏品,除了本身的藝術價值,與其他收藏種類相比,版畫價格並不高,目前藝術市場身價最高的大師如畢加索,他的版畫作品價錢也不高,而且版畫有多種不同物料和製作方法,作品相當多元化,一般尺寸不大,容易收藏,加上目前市場價格依然被低估,入門門檻低,愈來愈受到收藏家特別是新生代藏家歡迎。
  經過多年版畫創作與教學,鍾大富老師對推動香港版畫的發展功不可沒,難得是熱情毫無減退,說起來依然眉飛色舞:「如果你問我一個出色的版畫家需要甚麼特質,我想一定就是刻苦耐勞!版畫製作過程重複而沉悶,簡直有點自虐!」正是這種刻苦精神及理性和感性的充分配合,才能顯出版畫獨特之處,讓更多朋友明白版畫的精妙與價值。作為愛好者,為了有更多精采的作品供欣賞與收藏,我們唯有希望像鍾大富這樣出色的版畫家,繼續「自虐」下去!

文:蘇媛 圖:由受訪者提供
蘇媛,一位業餘藝術愛好者,早年留學英國倫敦,學習東方文化和中國藝術,曾參與藝術拍賣、展覽和出版等工作,研究範圍以玉器和近現代中國書畫為主,經常出沒香港和內地的拍賣會與畫廊,遊走於藝術和商業之間。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