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末代皇帝

2020-10-15 00:00
  疫情放緩,早前戲院重開,最令我期待進場的電影——對不起,不是所謂「燒腦」的話題片《天能》,而是已故導演貝托魯奇的名作《末代皇帝溥儀》修復版。 
  小時候在電視台的「明珠930」時段,看過一次《末代皇帝溥儀》。因為我之前首次出遠門,是跟家人一起去北京,所以對片中的紫禁城自然有點親切感。至於兩個多小時的大時代動盪故事,試問幾歲小孩又怎會有耐性去看,而且看得明白?不過陳沖演的婉容,晚年變瘋向旁人亂吐口水的一幕,不知何故,我到今天卻依然記憶猶新。
  三十多年後再遇《末代皇帝溥儀》,毋寧是重新認識這部經典。雖然這些年內地拍了大量清宮片,但橫店一類的片場布景,始終不及《末代皇帝溥儀》在故宮實地拍攝的歷史感。在貝托魯奇的鏡頭下,偌大森嚴的故宮,有種帝國沒落的頹唐。而憑《龍年》走紅的尊龍,則是《末》片的另一焦點。正值風華正茂的他,俊俏得令人窒息,比溥儀真人更具貴胄氣派。
  電影中,溥儀的一生猶如囚徒。他當清帝的時候,表面上號令天下,實際卻困在深宮,喪失一切年輕人應有的自由,文武百官都利用他上下其手,謀取私利。到了被軍閥趕出皇宮,他自以為能夠掌握個人命運,到頭來卻當上日本傀儡。戰後,他被視作戰犯,在撫順監牢裏接受長達十年的「改造」。
  晚年已為庶民的他,再次走進太和殿的龍椅前,小孩子卻不知道眼前人曾是一國之君,這一幕頗有「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的感觸,不禁教人佩服貝托魯奇的識見。其實溥儀身不由己的悲劇,何嘗不是近代中國人的寫照?至於片末文革的紅色夢魘,當下重溫更有歷史輪迴之感慨。
  由開拍到後來公映,再到奧斯卡得獎,《末代皇帝溥儀》都一直備受矚目,同時亦惹來不少風波。好像擅拍清宮片的李翰祥導演,就曾在報章專欄公開批評貝托魯奇。李翰祥同期在內地也拍了一部《火龍》,由梁家輝飾演溥儀。《末》片對溥儀出獄後的描述不多,《火龍》正好補充了溥儀晚年的遭遇,風格平實洗練,是李翰祥被忽略的佳作。

文:曾肇弘 圖:安樂影片
曾肇弘,中文系畢業,文化與電影研究者。現為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副主席、香港電影評論學會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