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重返音樂廳

2020-10-15 00:00
  第三波疫情好不容易才告和緩,所受影響不小的表演藝術界,趁着10月演出場地重開,紛紛釋出醞釀已久的看家表演,叫觀眾的10月看騷時間表排個密麻麻,幾乎應接不暇。但那當然是Happy Problem吧!文:黃子翔
  上個周末,我一口氣走了兩場騷,分別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文化節目組的《我們的音樂廳》,以及香港管弦樂團的《樂季揭幕:貝多芬音樂節:廖國敏|貝多芬三重協奏曲》,演出地點分別是香港文化中心的大劇院和音樂廳,也就是說,我在尖沙嘴海旁待了一個晝與夜,演出之間的空檔,逛逛誠品吃吃東西,是久違了甚至恍如隔世的經驗。這個時勢,沒甚麼是理所當然。
  港樂的樂季揭幕當然是管弦樂匯演,《我們的音樂廳》雖然給安排在大劇院上演,但性質上也是音樂演出,由高世章擔任音樂總監及策劃,領着八位本地音樂劇演員,還有葉詠詩指揮的香港小交響樂團,演繹1970年代至今的本地原創音樂劇歌曲,這兩場演出,名副其實的讓我率先重返「音樂廳」,也一次過聽盡港樂和小交這兩大本地樂團的精采演出。
  《我們的音樂廳》的焦點,是本地原創音樂劇。近年香港音樂劇蔚然成風,不論是改編的翻譯劇抑或原創作品,都為觀眾帶來不少選擇,而原創劇當然更值得支持。這場演出,簡約舞台高懸一個大時鐘,時針分針適時往回撥轉,觀眾就如置身逆時空間,返回舊日「音樂廳」看劇,聽着幾位舞台劇演員,從1970年代《白孃孃》的《愛你變成害你》唱起,途經《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曲目《聖誕夜》、《天國之邊》、《Fireman》、《失眠夜》)、《雪狼湖》(曲目《等了又等》、《愛是永恆》、《花花嘉年華》)、《邊城》(曲目《黃花細雪》、《臨江仙》)、《四川好人》(曲目《雲中三仙》)、《一屋寶貝》(曲目《回家》、《一屋寶貝》、《女人香》)、《一水南天》(曲目《大海歌》)、《奮青樂與路》(曲目《如果一天》)等等,聽個如癡如醉。除了歌唱,也時有表演,印象較深的是《異型金剛》林澤群、王耀祖幾幕對手戲,事實上兩人也曾參演該劇呢。
  《我們的音樂廳》叫人見證本地原創音樂劇是怎樣一路走來的。雖然看不到年代久遠的經典劇目,好像1972年的《白孃孃》(我可還沒出生!)和1993年的《遇上一九四一的女孩》(只歎年紀太小!),但也慶幸自己沒有怎樣錯過近十年八載的本地原創音樂劇,聽到歌聲響起,的確勾起段段回憶。有賴製作團隊的堅持,這些年來孕育並累積了不少音樂劇觀眾,觀乎《我們的音樂廳》來賓滿席,他們就是音樂劇觀眾席上的中流砥柱。
  高世章在謝幕時疾呼,音樂劇結合藝術和商業,大有作為,希望藉着《我們的音樂廳》,讓觀眾見識到香港有那麼多優秀音樂劇作品,值得加以支持甚至大力推動,不要落後於人。作為觀眾,當然樂見其成,也唯有繼續支持。
  至於港樂的《樂季揭幕:貝多芬音樂節:廖國敏|貝多芬三重協奏曲》,兩場演出同告錄得全院滿座佳績,樂迷可說是餓騷已久了。疫情使然,今年各地各單位的紀念貝多芬誕辰二百五十周年的活動,難免受到影響,趁着疫情放緩,港樂的「貝多芬音樂節」,於四個周末推出六個節目,樂迷便是看得一場得一場。
  那晚演出,除了貝多芬的C大調鋼琴、小提琴及大提琴三重協奏曲,其他選曲也別具心思,好像掀開序幕的柯普蘭《平民的號角聲》,港樂用以獻給在疫情期間默默耕耘、無私付出的香港所有醫護人員;1926年生於澳門的林樂培,其《謝灶君》,表演期間更有醒獅助興,也叫樂迷眼前一亮。演出以李察.史特勞斯美不勝收的《玫瑰騎士》組曲作結,樂迷都懷着雀躍心情,重新抖擻,步離音樂廳。
  除了港樂,香港小交響樂團也將於10月下旬,為樂迷帶來兩套以貝多芬誕生二百五十年紀念為題的《不朽的貝多芬1及2》。祝願一切順順利利,讓更多樂迷重返音樂廳。

文:黃子翔 圖:黃子翔、香港管弦樂團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