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版畫印藝展 歷史創意交錯

2020-10-15 00:00
  印刷是一門獨特的技藝,它的出現讓文字得以彰顯,也讓知識與歷史保存與流通。過去流行活字印刷,紙上所載的每字每句也由字粒所組成,尤為珍罕。不過,隨着電子化時代的來臨,此種舊式的印刷術也逐漸被淘汰,只剩下刻滿斑駁印記的工具尚且保存。由香港文化博物館和香港版畫工作室共同策劃的兩個展覽《20/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及《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展示了印刷藝術及與之緊密關連的版畫創作等,讓大眾更能明瞭箇中的發展光譜。
  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偌大的展覽廳,一部海德堡風喉照鏡印刷機置於入口的當眼處,陳舊的外形讓其倍增悠久的故事感,亦打開了展覽《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下簡稱(《字裡圖間》)尋根溯源的旅程。適逢香港文化博物館和香港版畫工作室同樣邁進成立二十周年,它們共同策劃了《字裡圖間》與《20/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下簡稱《20/20》)兩個展覽,映照藝術與歷史的交錯路徑。
  香港版畫工作室的項目總監翁秀梅,回想展覽的策劃過程,確實是難關重重,尤其疫情亦對策劃帶來影響。她謂,展覽意念的緣起是由一場國際研討會開展。「我們希望在研討會舉行時,給予國際觀眾看看一些有關香港的展覽,因此萌生舉辦這兩個展覽的概念。」不過,好景不常,疫情來襲讓國際研討會未能舉行,因此只餘下兩個展覽。
  環顧《字裡圖間》展覽,展示了大量珍罕的歷史文獻及物件,亦有不少工具從民間而來,勾勒出印刷藝術的發展脈絡。觀者宛若坐上了觀照歷史的火車,穿梭豐富的文字與圖像。問及翁秀梅展覽中完備的研究調查是如何有效地進行?她說,整整三年的籌備與研究過程,猶如「福爾摩斯」般的考古過程。原點由台灣蘇精教授起始,他著有闡述早年印刷術歷史的著作,好像《鑄以代刻:傳教士與中文印刷變局》,也成為翁秀梅爬梳這段龐雜歷史的起點。
  在長期的研究與調查過程,最大的驚喜是發掘了「香港字」。翁秀梅解釋,「香港字」的歷史背景,源於十九世紀清政府嚴禁外國人在中國傳教,外國傳教士馬禮遜遂印刷中文小冊子及翻譯《聖經》傳教,更排印《華英字典》,開啟鑄字印刷的先河。及後,香港英華書院成為中國第一個中文鉛活字鑄字作坊,並產出了一批被稱為「香港字」的明體字。「香港字」對往後的印刷影響深遠,更下啟了不同類型的印刷物,如翻印《論語》、《大學》等經典,亦有英語自學手冊《無師自曉》,當中更以廣東話入文。可見「香港字」所用於的印刷相當廣泛。
  可惜,「香港字」的鉛模早已散失,原以為無法重尋其蹤影,但不久卻喜見曙光。翁秀梅分享,於2018年,她收到來自荷蘭的電郵,發現「香港字」鉛模的蹤迹,亦由此從香港尋至荷蘭。最終,她在荷蘭萊登國家民族學博物館的倉庫,尋獲由1860年「香港字」所翻鑄成的鉛模,並於今年重新翻鑄首批七十三枚「香港字」。
  從《字裡圖間》走進另一間展廳,便能連結至《20/20》展覽,也是從印刷至版畫的啟航歷程。《20/20》展示了本地版畫藝術的歷史與發展,也提供全面的視野,給觀眾理解此媒介的特性。翁秀梅說到,從展覽中可以觀察到版畫的進展過程,「由魯迅所推動的『木刻運動』,認為版畫是最有力量的媒介,再到後期由藝術家將之昇華至創作,我們可觀察到不同時期的藝術家,是如何理解與展現版畫這種獨特的媒介。」
  《20/20》展覽除了呈現不同的版畫創作技巧與形式,更展示了新與舊的聯繫。好像近年一些新進藝術家,便重新以凸版木刻來作創作形式,翁秀梅形容,可觀照新一代的藝術家如何以此「最具歷史」的方式來作「當代的表現」。另一方面,翁秀梅亦謂,展覽最後一件作品──陳育強的《金剛四誦》也是對於整個展覽的最佳註腳。「陳育強以當代的打印技術──3D Printing來重現念誦《金剛經》。而《金剛經》是最早期標有明確年號的印刷品。」可見,新與舊也能在歷史恆河中相匯,並以版畫的不同面向來呈現。

《20/20香港版畫圖像藝術展》、《字裡圖間──香港印藝傳奇》
日期:即日(10月15日)至2021年2月22日(一)
地點: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
網頁:www.heritagemuseum.gov.hk

文:觀青 圖:香港版畫工作室、香港文化博物館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網上書展自救術?

2020-07-30 00:00:00

未來與藝術

2020-01-23 00:00:00

遙遙回家路

2020-05-07 00:00:0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