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生活

2020-09-24 00:00
  近來常翻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孟若(Alice Munro)的短篇小說集《親愛的生活》(《Dear Life》)。故事的篇幅不長,描寫的不外是日常生活,卻尤其引人入勝。很多時候,過日子的魅力,不在於動盪激烈的時候,反而是看似尋常處,靜水流深,意味久長。
  正在芝加哥美術館(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舉辦的展覽《親密的現代性》(《Intimate Modernity》),介紹幾位活躍在1890年代的藝術家,如何將看似平平無奇的室內場景置於創作中,並開創「親密主義」(Intimism)這一風格鮮明的藝術流派。
  不論畫作富有裝飾風格的維亞爾(douard Vuillard)、用色大膽另類的瓦洛頓(Félix Vallotton),抑或熱衷描摹夢境的博納爾(Pierre Bonnard),都不同於他們的印象派前輩。當莫奈與畢沙羅等人熱衷戶外寫生,關注畫中光影變化的時候,這些「親密派」畫家更喜歡觀察室內風景,記錄房間內人與人、人與周遭環境的互動。他們的敘事沒有甚麼野心,每每是午後的閒談,一場放鬆身心的沐浴或是一段淺夢。在這些看似平凡的場景中,卻有關乎人生的深沉思考,將觀者自然地引至畫中情景,一同享受安靜、親暱與片刻的歡愉。
  尤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維亞爾創作於1900年的《小孩在遊戲》,單單聽到畫作名字,我們會想像作品中肯定有一群孩子,在陽光正好的公園裏追逐打鬧,而在這位法國畫家的作品中,只有一位小女孩,獨自在一張木質座椅前旁若無人地玩耍。對於像我這樣從小被逼在家中練琴寫字的觀者來說,這幅畫講的,彷佛就是我們的童年。一樣的印花被套,一樣的安寧午後,一樣的孤單。
  「無論發生甚麼都欣然接受。一切都是禮物。」在《親愛的生活》中,孟若如是說。如今想來,當年的「孤單」,又何嘗不是生命的禮物呢?

文:李夢 圖:芝加哥美術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