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

孤獨的另一面

2020-09-17 00:00
  相信不少人仍記得去年10月,日本藝術家奈良美智(Nara Yoshitomo)在香港秋拍現場創下的紀錄。短短六小時內,他的巨型裝置作品《綠屋》及畫作《失眠夜(貓)》,相繼刷新個人拍賣紀錄,令到他以一點九五億港元的作品成交單價,成為日本最貴藝術家。
  不但受到藏家追捧,奈良美智那些個性鮮明的畫作,近年也走入日常生活,成為流行文化的象徵。我們時常在畫廊和博物館中,邂逅他標誌性的邪惡小女孩畫作,也頻繁在筆記簿、陶瓷器物及徽章上,見到他筆下的卡通角色。通常令人困惑難解的當代藝術,在奈良美智的世界裏,變得生動且易懂。
  這些愈來愈受追捧的畫作,正在美國洛杉磯郡立博物館(LACMA)展出。評論通常用「御宅」或「超扁平」來形容這些構圖簡潔、設色鮮明的畫作與裝置。對我來說,術語或派別並不足以限定或歸類奈良美智,他的有趣恰恰在於難被歸類,自成一格。按照他本人的話說,他並非高興時才創作,反而寥落與憂傷的時候,最能激發他的靈感。童年的孤獨,長大後異鄉求學的清苦,都為他那些看似可愛的卡通畫作,增添孤寂與神秘的意味。
  孤寂的另一面,卻不是絕望,而是倔強與自信。儘管奈良美智在作畫的時候,常常淡化人物身處的環境,但他心目中的理想主角,每每是那些時刻對外界的誤解或敵意,抱持警醒甚至叛逆態度的小孩。他們單純倔強,他們從不掩飾,也因此,格外讓人疼惜。
  我想,我們之所以偏愛這位日本藝術家筆下表情多變、另類不羈的小孩,怕是想到小時候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吧。當年的稜角分明,在日復一日地磨洗中漸漸丟掉了,而奈良美智的畫,讓我們短暫地又望見當年。

文:李夢 圖:洛杉磯郡立博物館
李夢,女,雙子座,神經大條,不可救藥的美食與古典音樂愛好者。大眾傳播及藝術史雙碩士,專欄及藝評文章散見於北京、香港和多倫多等地報刊及網站。

最新回應

相關新聞

熱門文章